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嫁給病弱前元帥 > 小心翼翼的啾一口

小心翼翼的啾一口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陸晚晚沉默了。

    她之前怎么沒發現小公主總在某種方面特別的耿直呢?

    他說的這幾件事之間有什么必然的聯系嗎!

    陸晚晚本來只是覺得有點尷尬, 他一番話說完,頓時覺得房間里充滿了不可描述的曖.昧氣氛。

    像是遍布了一戳就爆的粉色氣泡,蒸騰的向上,熏得她臉紅。

    陸晚晚努力忽略越來越高的體溫, 攥了攥手,面頰發燙,聲音像被他傳染了一樣, 也變得擰巴的很, “……嗯,我、我知道。”

    她說完,偷偷瞥了小公主一眼,看著他額頭上滲出的汗水, 只覺得自己也熱了起來。

    陸晚晚越發覺得無法呼吸, 只拿著放在一邊的衣物, 有一些逃避意味的說, “那我、我先去洗澡……”

    顧訓庭努力告訴自己陸晚晚并沒有什么別的意思,但依舊還是因為單純的‘洗澡’兩個字,可恥的血液凝固了一瞬。

    甚至……

    陸晚晚注意到, 小公主的尾巴尖兒都在聽到她的話之后很快就炸開了細小的絨毛,卷起了有弧度的圈圈~

    她有點受不了的低下頭咬了咬唇, 看著他的反應, 總覺得自己剛剛好像說了什么不得了話_(:з」∠)_

    顧·什么都沒多想·小公主,轉過身,眼底蕩著羞意和一絲隱藏至深的、無比克制的瘋狂獨占欲。

    他扯了扯身上已經變得臟兮兮的襯衫衣領, 但力氣沒把握好,一下把襯衫上的第一顆扣子給扯掉了,露出了形狀好看的鎖骨。

    顧訓庭神色間有點慌亂,他佯裝鎮定的彎腰把扣子撿了起來。

    陸晚晚看著他略有些顫.抖的手掌,還有那有些難為情的表情,體貼的沒有拆穿他。

    顧訓庭抿著唇強行恢復鎮定,表情裝著冷靜自持,狹長的眼尾卻帶著蠱惑一般的艷麗,平日倨傲冷淡的大貓,此刻說話的聲音都有些變了。

    他強行把腦子里那些不該有的畫面都甩了出去,垂下眼擋住那那些快要控制不住溢出的陰暗占有欲,偏偏忍不住紅著臉,“那……我去外面等你。”

    “……嗯。”陸晚晚輕輕點了點頭,小心的偷偷瞄了一眼大貓緋色的面頰,抱著衣服,頗有些后知后覺——

    難道,小公主這是在怕她尷尬嗎?

    畢竟房間就這么大,浴室的隔音再好也還是會有動靜的吧。

    陸晚晚有點說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有一些感動又覺得這人真的是克制的可以,只是默默在心里念了一句大笨貓。

    她背過身之前,瞥見了顧訓庭的被雨水浸濕的后背,透著襯衫,能隱約看到漂亮的肌肉線條。

    同那個瘦弱的、遍布傷痕的前元帥不一樣;

    同那個扒在墻邊,寒冬冷雨中,努力跳起來想要夠青苔吃的幼崽,也不一樣了。

    ……

    ……

    等到兩人輪流洗漱完,時間已經滴滴答答來到了九點。

    陸晚晚很困,今天她的消耗其實有點大,但她看著一邊坐在凳子上一本正經的點著光腦,似乎在弄什么復雜機甲建模的小公主,又有點不好意思睡得那么早。

    陸晚晚忍著困意,陪著他亮著燈,硬撐正事修煉到了十點半,那人還是像一座冰山一樣,一動也不動。

    但其實她沒注意到,小公主光腦上那些復雜的她看不懂的機甲模型,到現在其實也只是變動了一些些,效率低下到顧訓庭自己都有點忍不了了。

    陸晚晚深切的懷疑他今晚沒準備睡,她有些撐不下去了,拍了拍面頰,不太熟練的叫了聲他的名字,“……訓庭,我要睡了。”

    小公主脊背僵硬了一瞬,有點無措的關上了光腦,聲音低啞,“好。”

    外面還是有些涼的,陸晚晚撐著睡意躺好,把自己裹好,往床里面滾了滾,縮成一團,只露了眼睛在外面。

    顧訓庭渾身都不自在的發燙,明明人家晚晚什么都沒有做,只是正常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閉上了眼睛準備睡覺。

    他卻像是剛瘋狂又克制同她親.吻過一樣,手腳都發麻發軟。

    外頭對陸晚晚來說有些過于寒冷的溫度,對他來說,卻是正好。

    能讓他冷靜冷靜。

    小公主紅著臉關上了燈,陸晚晚控制不住的抖了抖。

    房間一下暗了下來,她悄悄的睜開眼,外頭很黑,什么都看不見。

    在安靜又黑暗的房間里,顧訓庭的一切動作都好像被放大了。

    陸晚晚耳畔隱隱約約聽見一些衣物被脫下的細碎聲音,緊張到快速眨了兩下眼。

    小公主在脫衣服嗎?可她記得他穿的很少。

    耳朵一下燙到無法忽略,每一分每一秒都被拉的很長。

    身下柔.軟的床墊輕輕往下塌陷了一些,陸晚晚連忙閉上了眼睛。

    但她等了好一會兒,房間里唯一的一床被子還是沒有什么被掀開的動靜。

    床墊也再無動靜,除了空氣里不太明顯的細微呼吸聲,好像就只有她一個人躺在床上一樣。

    她揪住了被子的一角,想到顧訓庭早上還在發燒,忍了又忍,到底還是有些弱氣的說,“……你不蓋被子嗎?”

    某只大貓聽到她的聲音,渾身僵硬了一瞬,對于陸晚晚的問題,他罕見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只默默的,掀開了被子的一角,小心翼翼的,一點一點往里挪。

    然后很快,在感受到一點點疑似被陸晚晚體溫染熱的被子的時候,就立刻停止了移動,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嗯……蓋。”

    陸晚晚:“……那、晚安。”

    “晚安。”

    她聽著他低低的聲音里帶著點顫兒的尾音,總覺得他們好像在干嘛一樣。

    可是,明明他們連純潔的晚安吻都還沒有過……

    陸晚晚閉上眼,努力想要睡過去,但身體明明已經很疲累了,卻怎么都沒辦法完全陷入深眠。

    愛心島上晝夜溫差很大,夜里的溫度特別低,哪怕屋子里開著暖氣,這床被子也還是太薄了,她覺得很冷。

    她半夢半醒之間,總是不經意的惦記著他們今晚剛確定關系的時候,小公主紅紅的眼尾。

    每次每次想到這個,連同那些外頭的寒氣,陸晚晚總是會被凍醒。

    也越發覺得,自己現在背對著小公主完全朝著墻壁靠左側臥的姿勢好難受。

    只是邊上的小公主毫無動靜,呼吸綿長,好像已經睡得很熟了。

    陸晚晚有點想換個姿勢,又不太敢發出什么聲響。

    如此反復了幾次,陸晚晚的腳丫子都快凍僵了。

    最終還是不舒服的感覺占了上風,陸晚晚熬不住的翻了個身,被子被卷起,一瞬間那些無孔不入的寒冷讓她猛地打了個哆嗦。

    小公主還是毫無反應,呼吸平穩。

    他應該睡著了吧?

    畢竟之前覺醒了異能,還發了燒,應該很累了。

    而且如果他沒睡著,剛剛她動了動,他也不應該毫無反應。

    單方面認定前元帥大人睡著了的陸晚晚,像是放下了心里的一塊石頭,一下自在了起來。

    她側過身,下意識朝顧訓庭那兒伸了伸爪子試試溫度。

    靠近他那兒的半邊被子是暖暖的,比她自己捂得暖和多了qvq

    陸晚晚一開始只是想暖個右手,后來是想暖一下jio,再后來,是想整個人都暖和一些。

    等她的手,不小心越界,碰到顧訓庭溫熱的胳膊的時候,陸晚晚才猛地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剛剛不知不覺之間,就已經從靠近有些潮濕的墻壁那邊,挪到了近乎挨著他的距離。

    陸晚晚的臉一下就有點紅了,她有點想回去,但一邊是涼冰冰的被子,一邊是溫暖的被窩,又累又困的陸晚晚還是選擇就這樣躺著了。

    她覺得自己這樣有點不好,但轉念一想,她身側的這人,并不是什么同她毫無關系的路人或者朋友。

    是她未來的結契對象啊。

    只是,睡在他邊上暖和一些,應該沒什么事吧。

    而且謝柯之前說過,小公主的獸形都還沒發育完全,加上他自己說的不太會,難道說其實顧訓庭現在還是一只其實沒有那什么能力的大貓貓?

    但是以前她給他換衣服的時候,不小心看到過,并不什么能力都沒有的樣子……

    完了,如果按照她印象里的那樣,她以后會不會死啊……

    靠近了熱源,陸晚晚腦袋里的念頭越來越雜,陸晚晚越來越困,快要睡著之前,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胡思亂想一些什么了。

    她只覺得好困好困,意識也仿佛被拉到了寒潭里。

    她大概是真的很冷,今晚又淋了些雨,身上還帶著一點寒氣,陷入深眠之前,整個人蜷縮著躺在他身邊。

    在她完全陷入深眠之后,陸晚晚以為的“早就睡著了”的公主殿下才緩緩的、睜開了害羞的雙眼。

    他從頭到尾都毫無睡意從沒睡著來著。

    在陸晚晚剛剛伸著手探過來的時候,他還以為她想……

    甚至,在那短短的幾十秒之間,他已經從一開始的無措和毫無準備的慌張,變成了此生定不負的準備萬全。

    他都想好了——

    盡管他對兩年前的事記不太清了,但他其實對那些虛有的地位和榮耀并不在意,從一開始,他想要的,就不是這些。

    只是顧靈川和撼宇的仇還是要報,他不愿意被她知道,只是不愿意讓她看到那些骯臟的、惡心的事情。

    只要再給他一段時間,等報完了仇,他所有的、全部的一切,全都是她的。

    如果她想,他愿意為她重新披上盔甲,打下一片星河。

    他覺醒的異能有吞噬的能力,最多半個月,精神池的那些殘留的輻射就能被清理干凈。

    他被壓制了七年的精神力比他以為的還要強大。

    精神力恢復了,體能應該也很快就能恢復。

    到時候,他應當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獸人。

    他一定,一定會對她負責的。

    曾經的他自卑又倨傲,少年時期更是狂妄幼稚到了極致,從不屑同人交際,似乎撼宇和顧靈川和那些陪伴了他許多個日夜的冰冷金屬外,他并沒有什么朋友。

    那些軍功表彰會,不管民眾怎么呼喚,也不管他不出席會不會下了什么人的面子,他一律不參加。

    星網上幾乎全是撼宇的照片,沒幾張是他本人的,路人緣也是差到極致。

    現在想想,他可真是一個討厭的獸人。

    他這樣討厭,陸晚晚卻不嫌棄。

    甚至,她說喜歡他。

    她說,很喜歡他。

    小公主眼眶酸澀,明明晚晚只是靠著他取個暖,他卻已經把要負責要結契、甚至把未來的喵生全都規劃好了。

    他等著,還有些無恥的期待和害羞→_→

    幸虧小公主不知道自己在晚晚眼里,可能還是一只沒有什么能力的大貓,不然一定會委屈死,獸形沒發育完全,并不代表他還是幼崽沒成年啊!

    顧訓庭等了很久,陸晚晚卻沒有任何的動作。

    他慢慢睜開眼,發現身側的人,已經睡得很沉了。

    眼底劃過一絲失落,顧訓庭慢慢側過了身,輕輕把她垂在面頰邊的發絲別在她的耳后。

    他念她的名字,呼吸和眼神都炙熱,“晚晚。”

    陸晚晚睫毛顫了下,下意識朝他懷里挪了點。

    顧訓庭彎了彎唇,小心的把人摟進了懷里,偷偷的、吻了吻她的眼窩。

    他面上帶上一層薄紅,然后緊張的盯著陸晚晚的眼睛。

    當發現她并沒有醒來后,頗有些得寸進尺的意味,又小心翼翼的啾了一口她的唇角。

    作者有話要說:  顧訓庭:“我怎么會是一只沒有(嘩——)能力的幼崽呢!”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Kuriri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燕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ㄣ、顧影千沙 3個;Violet、文楽、夕、佳美呀、22443420、萌萌的南方小牛、小鳥只會嚶嚶嚶、竹葉青青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tris 78瓶;黛莜 66瓶;26631938 50瓶;雪走yukii 49瓶;奈恩醬 39瓶;夜雨星音 30瓶;愛吃其其糖、墨墨 25瓶;豆花公、Zz 15瓶;19味檸檬、fishpool、燕辭、24269234、sunny秋韻、冬一、墨青湛、︶ㄣ、阿墨 10瓶;soda、龍貓與芽、小青蘿 8瓶;阿璃、圓圓是個小天使 6瓶;26771225、周震南眼里的星星、曲微、媯、MERRY、逃花妖妖、好吃的喵喵、溫柔的小白 5瓶;清 4瓶;Minerva、悠諾、超兇噢 3瓶;幽雪喵醬、墨因風 2瓶;foxandcat、我就是無聊、萌萌不是檸檬精、給你一支可愛多、CC、先森你家喵在這里、拾年無弦mio、一只檸檬、琉梨璃、兔嘰泥、陳富足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张扑克牌比大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