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不準影響我學習! > 73、第七十三章

73、第七十三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護工照顧著溫老師吃了藥躺下休息, 送兩個人出了門。

    “真的抱歉。”

    護工格外歉疚:“有時候就會有這種情況,老人家年紀大了,總念叨的就那么幾件事……”

    “沒事。”時亦說, “我過段時間再來。”

    “真的嗎?”護工眼睛亮了亮,“那太好了,溫老師到時候肯定又要想你, 你再來她準保能高興了。”

    時亦點了下頭,朝護工稍稍俯身,鞠了個躬。

    “不用。”護工還不能習慣, 不迭擺手, “應該的。”

    時亦站了一會兒, 嘴唇動了動, 沒再出聲。

    護工忙著回去照顧溫老師, 跟他們道了別,匆匆折返上樓。

    林間轉過來,往下邁了兩個臺階。

    他沒出聲, 扶住時亦的肩膀,彎下腰。

    時亦垂著視線, 神色依然平靜得像是什么都沒發生。

    他手里攥著東西, 林間試著攏上去握了握, 時亦已經跟著一點兒不著力地松了手。

    是張被揉皺了的照片。

    林間胸口疼得忍不住,輕聲叫他:“小——”

    時亦抬頭等著嗯,沒聽見后頭的幾個字,眼里顯出點安靜的疑惑。

    林間沒能接著出聲, 深吸口氣閉了下眼睛,拉開外套,把人一塊兒裹進懷里。

    過了中秋,早晚都再沒了以前能熱死人的勁頭。

    老舊居民樓的樓梯普遍陰涼,小書呆子衣服被冷汗浸透了,潮得貼在身上都覺得冰。

    林間把他往懷里抱進來。

    他怕時亦不舒服,又怕時亦冷,整個人都繃著,不知道該怎么使勁兒。

    “我沒事。”時亦低頭,在他肩上靠了靠,“對不起。”

    “對我大爺的不起。”林間胳膊都心疼得哆嗦,“我大爺炸了,我大爺掛樹上了,這世界沒我大爺。”

    時亦抬頭,在他手心畫了個問號。

    “我沒大爺,就是發泄。”

    林間深吸口氣,把人整個往懷里按進去,一只手覆在他頸后,半天才把這口氣呼出來:“小書呆子。”

    時亦動了動:“嗯。”

    “……你抱我一下。”

    林間嗓子啞得幾乎塊說不出話,揉揉他的脖頸,聲音徹底輕下來:“你男朋友疼得使不上勁了。”

    時亦在他胸肩前停了一會兒,配合地抬起手臂,整個圈住他。

    林間閉上眼睛。

    他難受的不光是溫老師和時亦那時候的對話。

    孤立無援也算,唯一釋出過善意的老師徹底把自己忘了也算,對著親近和尊重的長輩一次次否定自己也算。

    叫他疼得喘不上氣的,是時亦現在的狀態。

    他曾經窺見過幾次這樣的時亦,網吧那個撿著人的晚上,跟八爪魚打架那天的操場,還有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抄著近道一路飛回去,在門口迎上他同桌的視線,和半條胳膊淋漓的血。

    安靜,聽話。

    能答話,有反應,看起來比誰都正常。

    像是只留下理智支撐整個身體,所有的情緒都縮進最深的地方,整個人都在沒人看得見的、徹底漆黑一片的小空間里藏起來。

    拒絕發泄拒絕感知拒絕接受拒絕相信。

    時亦跟他說過,情緒波動太大的時候如果不及時轉移注意力,就會沒辦法控制自己。

    這是時亦第一次真正沒法自控地、在他面前徹底躲起來。

    躲起來,就能不疼。

    林間在他同桌懷里充了會兒電,吸口氣直起身,轉過去彎下腰。

    時亦沒反應。

    “小書呆子。”林間回頭,“趴一下。”

    時亦聽見他叫自己,就跟著動了動,抬頭迎上他的視線。

    “你會好啊,我知道,我在等呢。”

    林間聲音放得格外輕:“就趴一下,沒事兒的。”

    時亦對這句話的反應要明顯不少,按著他的話伏上去,抱住他的肩膀。

    林間握著他的右臂,讓他把傷著的小臂放松下來:“想不想要飄窗?”

    時亦微怔:“嗯?”

    “飄窗,能曬太陽那種。”

    林間穩穩當當把他背起來:“上頭放兩個懶人沙發,咱倆誰都不想學習的時候,就躺著玩石頭剪子布,輸了的往臉上畫貓。”

    小書呆子靜了一會兒,徹底伏下來,下頜搭在手臂上。

    “還可以有個投影儀。”林間說,“我一直想要,想看什么直接往墻上投,窗戶一拉就是電影院。”

    他這些年這些亂七八糟的就沒少想,哪怕時亦不出聲,也不怕沒得往下說:“沙發得買好的,我估計咱倆加起來一天能有二十三點五個小時是癱在上邊兒的。”

    “對,還有廚房。”

    林間記得路,出小區認了認方向:“估計廚房你也不用,我就按我的興趣愛好收拾了。事到如今也不瞞你,我其實一直挺想擁有一個火焰噴槍……”

    背上的小書呆子忽然輕輕笑了一聲。

    林間心跳都跟著搶了一拍,腳底下還挺穩當:“所以我有條件實現這個夢想嗎?”

    “嗯。”時亦說,“我買滅火器。”

    林間:“……”

    “沙子。”小書呆子想得還挺全,“干粉,泡沫。”

    “再來套防護服。”林間扯扯嘴角,到時候我同桌身穿防護服懷抱滅火器,我一只手抱著我同桌,一只手拿火焰噴槍激情烤牛排。”

    時亦跟著抬起嘴角,闔上眼睛放松手臂。

    察覺到背上的力道變化,林間跟著調整了下動作,把人整個背穩當。

    耳畔的呼吸聲一點點平穩下來,規律地跟著他的步子起伏。

    “沒事兒啊,小書呆子。”

    林間吸了口氣,側頭蹭蹭他:“沒事兒了,有人管了。”

    時亦沒動,呼吸稍微停了一會兒,有格外輕的力道,一點點碰上他的鬢角。

    “有人管了,同桌在了。”

    林間不知道他能聽進去哪句,亂七八糟地試:“間哥在了,舍友在了,對象在了,家屬在了,男朋友在了……”

    小書呆子跟著收了下手臂。

    林間笑了笑,接著往下說:“不是一個人了啊,歇一會兒也沒事的。”

    不知道算不算是回應,時亦的手臂又緊了點兒,輕輕蹭了他一下。

    “歇會兒,小書呆子。”

    林間側過頭,在他臉頰邊上親了一口,換了個他們家小書呆子挑出來的稱呼:“男朋友心疼了。”

    回旅店的時候,時亦已經在他背上睡熟了。

    小書呆子睡著的時候也乖,呼吸清淺得幾乎察覺不到,手臂放松下來,垂在他胸口。

    整個人像是徹底斷了電,睡得安安靜靜。

    程航不知道為什么居然也蹲在了旅店門口,看起來頭頂上還頂著片烏云,看見他背上的患者,整個人的怨念都噌噌往上漲了兩個度。

    “他給我發的消息,說感覺不好,讓我在旅店等。”

    程航在前臺登了個記,拿著房卡幫忙開門:“你是怎么讓他放松下來的?”

    林間想了想:“聊天。”

    程航:“??”

    林間暫時沒功夫理他,抱著時亦小心放在床上,檢查了一遍傷口,確認了沒太扯到才放心:“怎么了?”

    “換個問題。”程航說,“你怎么在這種時候靠近他還沒被直接拽著胳膊扔出去的?”

    ……

    心理醫生也不容易當。

    林間沒難為他,給他倒了杯水,又回去幫同桌脫了外套。

    程航抱著紙杯喝了兩口水,看了一會兒,往手心倒了點水,沉默著洗了洗眼睛。

    林間幫他同桌蓋好被,拉上窗簾調暗燈光,示意門外:“出去聊?”

    “不用,他這種狀態沒兩三個小時醒不過來。”程航搖搖頭,“精神一直緊繃著,太累了,說睡著還不如說是昏過去了。”

    林間聽不慣他這個習以為常的職業語氣,蹙了下眉,搬了把椅子坐下。

    “看我沒用,我知道的也不多。”

    程航看了一眼他,扯扯嘴角:“說實話我都不知道你們去看誰了,就知道是個對他挺重要的人。”

    “以前的……老師。”

    林間回頭看了看,確認時亦睡得一點兒都沒被打擾,單刀直入:“這次回家的話,會不會有什么問題?”

    “應該會有問題,他們家對他來說是最緊張的環境。”程航嘆了口氣,“我跟著。”

    林間目光沉了沉。

    “沒人跟著不行。”程航以為他是嫌自己礙眼,“他爸媽簡直——”

    可能是覺得這么說話太不職業,程航這句話沒說完,深吸口氣,用力搓了兩把臉。

    林間眉峰一點點蹙起來。

    程航往時亦的方向看了一眼:“我跟你說過嗎?你媽媽特別好。”

    “跟我媽有什么關系。”林間現在一句廢話都不想說,眉頭蹙得死緊,“他父母到底什么毛病?”

    “就是因為你媽媽特別好。”程航收回視線,平靜地看著他,“所以你沒法理解他父母什么毛病。”

    迷路到患者好朋友家火鍋店的時候,他跟林女士聊過天。

    這家的兩個人是互相扶持的,都在替對方扛著事兒,當兒子的想保護這個家,當媽的想給兒子不被束縛的自由。

    林間身上當然也有癥結,但這個癥結出在自身。

    家是負擔,也是后盾。

    “時亦不一樣。”

    程航說:“他沒有后盾。”

    林間沒出聲,靜靜等著他往下說。

    “他父親常年出差,跟他幾乎不太熟,連兒子生日什么時候多高多沉愛吃什么都不知道。”

    程航翻開筆記本:“他母親帶他,但他母親這個人——”

    程航低頭掃了一眼,像是在斟酌該怎么措辭,半晌搖搖頭:“沒法說。”

    “……”林間看了他一眼,直接站起來。

    “別沖動,我可打得過你同桌。”

    程航及時叫停,把筆記本一把塞進他懷里:“自己看。”

    林間低頭掃了一眼:“什么東西?”

    “我覺得問題出在他父母,就去找了他的前幾任心理醫生,這是第一次給他面診,他們家父母陪同的交談筆記。”

    程航指了指:“黑筆是他父親,紅筆是他母親。”

    林間拿著筆記本,從上到下看了幾行字,肩背忽然繃緊。

    ……

    “原生家庭造成的問題。”程航靠在椅子里,打了個手勢,“要么解決問題,要么脫離家庭。”

    林間一個字一個字看下來,閉了閉眼睛,合上筆記本放回去。

    “他們家的問題我解決不了。”程航說,“父母沒經過考試,子女對父母天生有期待。這種家庭,只要還有期待,就會反復遭遇挫折失望、加深陰影。”

    林間靠在椅子里,沒出聲。

    “可能哪天遇見個更厲害的咨詢師會有辦法,可能他父母有一天會被外星人掉下來砸中腦袋忽然開竅,也可能最后會交給時間解決。”

    程航收回筆記本:“或者還有個不太專業的建議。”

    林間抬頭:“什么?”

    程航:“帶他走。”

    時亦睡了一整宿。

    安安靜靜,一點兒動靜都沒有過。

    林間半夜好幾次不放心,坐起來檢查他的狀況,也沒發現什么更多的異常,索性一直在床頭坐到了天亮。

    快到他改簽那張火車票時間的時候,小喪尸上了鬧鐘似的,忽然撲棱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

    “怎么了?”林間坐了一宿,緊跟著彈起來,“不舒服?做噩夢了?”

    時亦撐著床沿,胸口起伏得有點急,半晌終于攏起發眩的目光,落在他臉上。

    林間也緊張,單膝抵在床沿,彎下腰摸摸他的頭發:“小書呆子?”

    時亦看了他一會兒,抬手捏著他的臉,拽了兩下。

    林間:“……”

    時亦:“……”

    兩個人對著愣了幾秒鐘,都有點兒忍不住,輕輕扯了扯嘴角。

    “小書呆子。”

    林間輕呼口氣,整整一宿翻覆的心情徹底落定,肩膀傾過去,攬著他的后腦脖頸圈進懷里:“以后暗號可以換一個了。”

    時亦在他頸間抬頭:“什么?”

    林間曲起手指,食指的指節慢慢靠近,碰了碰小書呆子翹起來的睫尖。

    有點癢,時亦眨了下眼睛,沒躲。

    “我會加緊補流程。”林間忽然說。

    時亦這會兒腦子跟不上,怔了怔,抵著他掌心慢慢畫問號。

    還沒畫完,就被林間整個攏著手指握住:“就之前說的那些,盤店,租房子,做隔音……”

    “房子我租。”時亦說。

    ……

    小書呆子這種事就反應得非常快。

    林間閉了閉眼睛,扯扯嘴角,胸口情緒混著攪在一起,不知道到底該怎么回事兒,只知道疼。

    疼著發燙,燙著悶疼。

    他點點頭,整個人往下挪了點,貼在他的小書呆子嘴唇上:“好,你租。”

    時亦輕輕打了個激靈。

    林間笑了一聲:“感覺我是個王八蛋。”

    時亦皺了皺眉,往后挪開點看著他。

    “還沒告白。”林間說,“沒給你驚喜,沒給你禮物,沒正式跪下問你愿不愿意當我男朋友。”

    “不——”時亦張了張嘴,嗓子不太發得出聲音,“不用。”

    “用。”林間很認真,“得都補上才能算數,現在充其量就是個掛名預備準見習男朋友。”

    時亦沒聽過他這些亂七八糟的理論,被這么個挺奇特的詞逗得抿了下嘴角。

    “我現在還沒法往前走。”

    林間攏攏他的發尾,低頭迎上小書呆子烏凈的眼睛:“再稍微等我一會兒,很快,非常快。”

    時亦搖搖頭:“不急。”

    “急的是我,我可想趕緊轉正了。”林間笑了笑,摸索著握上他的手,“能先預支一點兒嗎?”

    時亦抬頭看著他,心跳跟著快,始終壓在胸口的東西也像是短暫地感受不到了,有格外亮的東西透過縫隙滲進來。

    林間在他唇上碰了碰。

    沒有深入,力道也輕得不行,但額外多停了停,輕輕磨蹭了幾次。

    柔軟的,格外溫暖的。

    林間的氣息絲絲縷縷地蔓過去。

    時亦有點倉促地閉上眼睛,肩膀用力繃緊。

    “沒事兒啊。”林間拿胸肩裹著他,“可以發泄的,程航說了發泄出來好。”

    時亦搖搖頭。

    林間屈起手指,在他眉骨上碰了碰:“攢著?”

    小書呆子看起來挺喜歡這個描述,繃著肩膀,用力點了下頭。

    林間沒再動,靜靜看著他。

    時亦在有些細節里,其實還會顯出格外戳得人心里軟的一塌糊涂的孩子氣。

    越軟就越疼。

    疼得人喘不上氣,偏偏又好像能因為這一點細微到幾乎能忽略的細節,隱約看見光。

    “好,攢著。”林間握住他的手,攥了攥,“都攢著。”

    小書呆子用力攥回他的手,點頭:“嗯。”

    林間心軟得想暴風揉搓他同桌的腦袋。

    今天還有正事,不能讓時亦頂著一腦袋鳥窩回去。林間退而求其次,捏了捏他舍友的臉,抻了兩把:“手感是不錯。”

    小書呆子也不知道躲他,抿著嘴角,耳朵都跟著紅了一片。

    “行了。”

    林間磨蹭得差不多,深吸口氣起身:“掛名預備準見習男朋友要去掙錢養家了。”

    時亦才想起來,回頭看了一眼所剩不多的時間:“快點去。”

    “……”林間差點兒被他有事業心的同桌氣樂了:“不能舍不得一下嗎?”

    時亦怔了怔,抬頭看著他張開倆胳膊可能是在cos受難耶穌的掛名預備準見習男朋友。

    林間等了半天,覺得這么守株待兔可能不太行,正準備自己動手抱著人起來轉三個圈,小書呆子忽然撐著床沿跳了起來。

    跳的太急,沒站穩,打了個晃。

    可能是體位性低血壓。

    時亦不常有這種反應,林間下意識把人接住,抱著轉了半個圈,遠離了可能會磕著的床頭柜床頭臺燈床頭不知道干什么用的破電話。

    小書呆子攥著他的衣服,呼吸又有點急:“林間。”

    林間低頭:“我在,想要什么?”

    “比賽。”時亦張了張嘴,“什么時候開始?”

    “今晚練習賽,會有磨合訓練。”林間說,“明天下午正式開始。”

    時亦落著視線,隔了一會兒用力點點頭:“加油。”

    “肯定的,得養家。”林間笑笑,“間哥超厲害。”

    時亦跟著牽了下嘴角,又格外用力地抱了他一下。

    小書呆子力氣其實真不小。

    林間差點被他同桌勒沒氣兒,咳嗽了好幾聲,好不容易緩過來,當時就把人舉著轉三圈報復了回去。

    行李都早帶齊了,他一宿沒睡,東西都沒打開,也用不著收拾。

    林間用旅店的洗漱用品草草洗漱過,跟他同桌道了別,拎著行李箱出了旅店。

    離退房還有一會兒,他在前臺登記過,出了門,又回頭往上看了看。

    小書呆子就站在窗口,看見他出來,就認認真真地朝他招了招手。

    挺沉著,還挺酷。

    看起來非常有歡送比賽隊伍雄赳赳氣昂昂出征的架勢。

    林間也跟他用力揮了兩下手,在嘴上按了一下,給他歘地飛上去。

    小書呆子顯然非常get不到他這種老套到十年前的飛吻,腦袋頂上飄著一串省略號,硬邦邦從窗前消失了。

    林間沒忍住樂,深吸口氣呼出來,拎著行李箱轉了個彎。

    時亦轉回房間。

    程航約好了來接他,來得挺早,沒打擾他們倆,在樓下早點攤磕了一早上瓜子,這會兒才剛上來。

    “準備好了?”程航提醒他,“我其實不該打消你治療的主動性,但還是先提醒你,你爸媽的反應可能未必盡如人意。”

    “我知道。”時亦說,“就是把話說明白。”

    “說明白是好事。”程航點點頭,“但你是不是有點急了?其實循序漸進的話,說不定兩三年,三五年——”

    時亦搖搖頭:“太長了。”

    “不長啊,你那時候大學都未必畢業了呢。”

    程航開導他:“大學你也不可能住家里,不影響你上學,不影響你發展,不影響你工作……”

    “影響談戀愛。”時亦說。

    “稍微影響一點兒也沒辦法啊,畢竟——”

    程航順嘴接了一句,戛然而止了半秒鐘:“談什么什么什么?!”

    時亦皺了皺眉。

    “什么時候的事兒?!”程航轉了兩圈,整個人都不太好,“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

    心理醫生可能有點卡帶,時亦沒理他,拿出手機搜了搜去林間比賽那個城市的車票。

    他原本沒想過要去。

    和父母的沖突可能給他造成的影響,他自己其實估計不太清楚。

    家是道坎,和操場、教室、各種可能讓他緊張的環境一樣,都是他必須要克服的心理陰影。

    如果不克服,他就永遠都沒法接受“家”這個定義。

    但林間站在他面前,張開胳膊等他道別的時候,有些念頭好像忽然就再也忍不住了。

    想去。

    想看林間的比賽。

    不用見到人,只要能在一個城市,隨便找個網吧,能看見他同桌打比賽就行了。

    聽說這次的線下比賽很正規,不光錄屏,還有搖臂,可能會給表現精彩的選手特寫。

    他同桌一定超精彩。

    時亦選了張車票,試著點了兩次,都沒能購買成功。

    程航陰風陣陣,被他碰了碰,咔咔咔抬頭:“啊?”

    “出票失敗。”時亦看了一眼手機,“存在與本次購票行程沖突的車票,什么意思?”

    程航死氣沉沉:“你猜。”

    “我還有一張同時間的票。”時亦說,“我沒買。”

    程航一拳砸在桌上,殺氣騰騰:“我出去打個電話。”

    時亦還沒太弄清楚怎么回事,反復試了幾次,依然沒能順利從12306的嚴格規定里偷出來張票。

    隔一天的倒是能買,但他實在不想再多等這一天。

    留下是為了翻過去這個坎,能翻過去,不能翻過去,他都不想一個人再待在這里。

    也可能是網絡的問題。

    他又換了個軟件,拿著手機走到門口,想試試能不能讓信號好一點,正好聽見半吊子心理醫生的狂暴質問。

    “是帶他走不是拐他走!”程醫生超生氣,“你大爺!!”

    他大爺在對面,可能是想解釋,沒兩句就又被暴躁旋風螺旋打斷。

    “解釋個屁!”

    程航賽亞人變身激情怒吼:“我還信你訂臥鋪是為了讓他休息!訂酒店是為了讓他睡覺!酒店里有浴缸是為了讓他好好放松泡個澡!”

    程醫生暴跳如雷:“我信你個鬼!!”

    作者有話要說:  程醫生舉著毛線團瘋狂搖晃,并跳起來扔了出去。

    我們11高高興興追上去并跑丟了。

    愛大家!..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张扑克牌比大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