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識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林菀跟著黃主任在醫院里參觀了一下。縣醫院規模不大, 這時候也只有內科、外科、婦產科、五官科等幾個基礎科室。正規手術室有兩間,每天都很繁忙。

    林菀還去參觀了檢查室,這時候縣醫院有一臺B超機器,還有一臺X光機器, 這機器大得離譜,跟機械臂差不多。另外能做一些常規的尿液、血液等常規檢測。

    比起后世的醫院,現在的確又小又落后。

    一圈下來, 也到了上課的時間, 林菀跟黃主任告辭,回去上課。

    第二堂課依然是基礎課,認識人體以及了解人體的內部結構。

    現在的赤腳大夫很多都是培訓個把月就上崗看病,照本宣科, 或者照方抓藥, 比如開個止疼藥, 打個肌肉注射針等, 只有多年經驗的才能進行更復雜的診斷或者拔牙等操作。

    “同學們,我叫周乃文,縣醫院的外科大夫, 也是執刀醫生。今天我就來給大家講一下咱們的人體結構。”

    周大夫也算家學淵源,祖父、父親都是跌打大夫, 他從小耳濡目染又子承父業。后來他特意去省城醫學院進修過一年, 又在省城醫院實習一年,成為一名合格的外科大夫,并且能獨立主刀手術, 回到家鄉以后獨當一面,成為縣醫院最好的外科大夫。

    能聽這些老大夫講課,是非常好的學習機會,林菀自然不會放過。

    雖然她靠著系統自學也知道這些基礎理論知識,但是老師在授課過程中,往往會融入他自己的理解和一些看病的技巧,這才是最寶貴的經驗。

    不過周大夫工作繁忙,是沒有大把的時間來給赤腳大夫們授課的,他也就是來打個招呼,給這門課墊一下基調,后面要年輕的外科大夫來講的。

    他笑著問:“現在我想考一下同學們,有誰能上來把人體的胸腔腹腔各內臟器官標注一下,然后給大家講講人體的血液循環系統?”

    下面同學們都開始交頭接耳,五臟六腑他們約莫能說說,可血液循環系統,百分之八十五的赤腳大夫說不出來。

    周大夫看了一圈,視線落在了林菀身上,“小林大夫?”

    林菀起立走上講臺,從周大夫手里接過粉筆開始畫示意圖。她前世學過素描、寫生,有一定的美術功底,加上穿過來以后自己平時也沒少畫各種圖樣,連眼球的結構圖都畫得清清楚楚,內臟圖就更不是問題了。

    “呀,那是胰腺和膽囊?原來是在這里嗎?”陳惠榮在那里咋呼,“我這里有時候疼,那是不是膽囊炎了?”

    和他坐一起的趙家昌也戳戳自己的肚子,“老師,我肚臍這里硬邦邦的,是不是有腫瘤了?”

    林菀:……還沒見有人上趕著要得腫瘤的,你知道腫瘤是什么你就亂說?

    有些熊孩子根本不了解內容,只是學了幾個詞匯,就覺得很了不起,拿出來一遍遍炫耀。

    真要是長了腫瘤,你哭都哭不出,就不是這樣嬉皮笑臉了。

    她在右腹腔那里標注一下,“這邊除了膽囊胰腺還有你的十二指腸,你那里不舒服,也未必就是膽囊,也可能是胃部、十二指腸潰瘍。”

    她繼續畫下腹部的圖形,“至于那位同學,你下腹部硬邦邦很可能是你宿便太多,你是不是便秘?”這時候人都瘦,肚皮底下沒什么脂肪,很容易摸到腸子,這么年輕,硬邦邦除了米田共還有什么?

    “哈哈哈,”一屋子人都笑起來。

    趙家昌臊得臉通紅,忍不住跟陳惠榮嘟囔道:“你說她咋知道我便秘?”

    旁邊也坐著小板凳的胡向陽嘲笑道:“你以為都像你這么蠢?我看你們別當大夫,好好地去檢查檢查自己的腦子吧。”

    蠢還得當眾表現出來。

    趙家昌敢怒不敢言,只得使用怨念**展開攻擊。

    林菀畫完以后就站在一邊。

    周大夫連連點頭,夸道:“小林大夫果然了得。”他夸得一點都不違心,畢竟林菀才18歲,而且沒讀過正規醫學院,連小學也沒讀過兩年,能這樣簡直是奇跡,是天才。

    他讓林菀上來也是存著考校的心思,畢竟黃大夫把林菀說得那么厲害,他總是有些好奇的。

    現在一試,名不虛傳。

    他朝站在教室后面的一個年輕大夫招手,示意他上來,對林菀道:“這是小周大夫,周秀峰。小林大夫你和他多交流一下。”

    周秀峰很年輕,生得很英俊,有一種讀書人的氣質。他很幸運,前兩年運動的時候正好在醫專學院讀書即將畢業。離開學校后他沒有留在市里,而是選擇回縣醫院,給他大伯當助手。

    等他大伯退休,他就可以接管縣醫院的外科,成為縣醫院最優秀的外科大夫。

    周秀峰跟林菀握手,“林大夫,久仰大名。”

    林菀笑道:“小周大夫不要取笑我,你是專業的,我要向你多多學習。”

    周大夫道:“我平時手術很忙,沒有太多時間講課,所以這門課就由秀峰和小林大夫一起代課。”

    林菀驚訝地看著他,“周大夫,我嗎?”

    周大夫點頭,笑道:“難道小林大夫沒有那個信心?我聽黃大夫講了你的事情,覺得你完全可以勝任。”

    林菀:“可我……在鄉下看的都是中醫。”

    “你們大隊的金大夫可是省醫院非常優秀的外科大夫,你和他共事,他每天指導你,我相信你也是個優秀的大夫。”周大夫試了試現在很看好林菀,一定讓她和周秀峰一起代課。

    林菀想想也行,反正她是來交流學習的,也不必非要坐在下面當學生,她就答應了。

    她問問周大夫關于金向東的事兒。

    周大夫搖頭,“小林大夫不好意思,我比金大夫虛長好多年歲,不是很熟,對他的事情也不了解。”他還有工作就先走了。

    周大夫一走,教室里就開始嗡嗡起來。

    周秀峰看了一會兒黑板,轉身道:“大家休息十分鐘,然后上課。”

    給他們機會大聲交流,免得憋壞了上課交頭接耳。

    他扭頭看向林菀,“林大夫的解剖課學得超棒,看得出來金大夫是個好老師。”

    林菀跟金大夫說自己是看書學的,幸虧陸正霆幫她買過兩本醫書,另外她借過金大夫的筆記,金大夫還把他的幾本醫書也送給她,現在她說起來絲毫不露破綻的。

    周秀峰卻不再說那個,而是討論起金針撥障術,“林大夫,咱們可以交流一下中西醫的區別,看看能不能共同進步。”

    林菀:“當然可以啊。”

    她發現周秀峰學得很扎實,懂得非常多,和這時候其他大夫一樣幾乎都是全能。

    找到了興趣點,兩人聊得很愉快,聊著聊著忘了時間。

    旁邊的荊艷春等人津津有味地聽他們聊天,也能學到很多知識。

    胡向陽:“老師,上課了!”

    其他人也紛紛提醒,“林大夫、小周大夫,上課啦,別聊啦!”

    周秀峰抬手示意知道了,他對林菀笑道:“要不林大夫來。”

    林菀搖頭,“這堂課還是你接著周大夫的繼續吧。”

    周秀峰:“那就承讓了,講的不對的地方,林大夫只管指出來。”

    他走上講臺,也不拿講義和課本,而是就著林菀畫在黑板上的解剖圖直接講起來。

    下面學生們也沒有課本,都是自己記筆記,能記多少學多少,就看各人的本領。有人通過醫院的培訓也能學有所成,成為醫術了得的赤腳大夫,而有人培訓好幾次卻也只會打針開止疼藥。

    “這堂課到這里,下一堂周大夫的課我們請林大夫講。”周秀峰拿起黑板擦要擦掉上面的粉筆字。

    “小周大夫不要擦!”有人喊起來,“我們還沒記完。”

    周秀峰講課太吸引人,很多人跟著他的節奏聽課結果忘了抄筆記,這會兒正奮筆疾書。

    周秀峰就放下黑板擦走下講臺,“林大夫,還有點時間,大家可以自習,我們去門診看看?”

    林菀背著書包和周秀峰往醫院門診部去的時候,正好看到陸正霆在一邊和人說話。她跟周秀峰說一聲,然后走過去,拍拍陸正霆的胳膊。

    陸正霆扭頭看到她,原本冷淡的表情一下子就生動起來,“下課了?”

    林菀搖頭,她指了指旁邊的周秀峰,給陸正霆介紹一下,“周秀峰,外科大夫,我跟著去門診看看。”

    她又給周秀峰介紹,“小周大夫,這是陸正霆,我愛人。”

    周秀峰之前就注意到陸正霆,畢竟他太顯眼想不注意都難,聽人家說他失聰還覺得挺遺憾的呢。他看林菀和陸正霆交流靠著書寫以及比劃,但是比劃的手勢語非常私人化,并非正規的手語,想來是親密之人的習慣手勢。

    他和陸正霆握手,對林菀道:“你們想沒想過學手語?”

    林菀笑著搖搖頭,“沒有呢。”

    對于正常人來說,要去潛心學習一門手語,不是件容易的事。而陸正霆能說會讀,對于正常人來說,感覺還是寫字更方便。反正除了林菀,其他人和他交流也不會太多,他理解力又強,往往別人寫幾個關鍵詞就能領會,所以交流起來并沒有太大隔閡。

    不過在周秀峰看來,如果學會手語,交流起來自然比寫字快也方便。他覺得目前的交流手段,會限制陸正霆與外界的交流自由,必然不能盡興。

    “我之前接觸過,剛好會一點簡單的,如果你們有需要,我可以寫信讓人寄一本手語書過來。”

    手語是聾啞人專用語言,現在已經有□□材,只是這時候聾啞學校比較少,而且都在大城市開辦,市里、縣城一般都沒有。

    陸正霆聽不見能發聲,學手語會更容易一些,只是還需要身邊的人配合使用。

    林菀寫了手語書幾個字,詢問他有沒有需要。

    陸正霆搖頭,如果要學,首先要學的就是她,這樣她又多了一項工作,太累了。

    反正他能讀懂她大部分唇語,重要的事情也可以寫字,交流并沒有什么問題。

    林菀卻挺感興趣的,如果學了手語她和陸正霆交流起來就更方便,畢竟每次寫字她嫌麻煩只寫幾個關鍵詞,顯然回饋得不夠,這樣對他來說不公平。

    如果有手語,那就方便啦。

    “小周大夫,要是方便的話,麻煩幫我們買一本,錢和郵費我們來出。”這時候寄包裹都是走郵局,速度慢,價格也不便宜。一本書可能幾毛錢,郵費就要按照路途來算。

    周秀峰笑道:“等寄過來再說。”

    林菀讓陸正霆先去忙,她去門診看看,等晌午吃飯到食堂會合。

    陸正霆已經開完會,接下來有幾篇文章和報告要寫,對他來說這種東西信手拈來,并沒有什么難寫的。原本他想和林菀說說話,既然她有工作,他就隨便找個地方寫點東西等一會兒。

    林菀跟著周秀峰去了門診,正好有個需要做扁桃體摘除手術的患者。

    林菀還沒有研究過這方面,不是很了解,所以對于扁桃體發炎就要摘除覺得有些疑惑。

    周秀峰給她解釋道:“這個病人扁桃體很容易發炎,每次都都發燒,一不小心就會感染氣管和肺部,然后引起劇烈咳嗽。進而還會引起她心臟不適,容易誘發心肌炎等癥。她半個月前這次發炎特別厲害,周大夫建議消炎以后,過兩周割掉,今天就可以安排。”

    林菀點點頭,自己需要學的東西還是很多。她發現周秀峰記憶力很好,對病人也足夠關心,他看過的病人只要病歷略特殊點,他都能如數家珍。

    周大夫看到他們過來,招呼一聲,道:“秀峰,你安排一下,下午把這個小手術做了。”

    他又對林菀道:“小林大夫,你也可以進手術室參觀交流。”

    這種小手術,只要麻醉、消毒到位,其實公社衛生院甚至是大隊醫務室都可以做的,最關鍵的還是大夫的醫術到不到位。

    “多謝周大夫、小周大夫,那我下午就跟著學習了。”

    轉眼到了午飯時間,周大夫邀請林菀:“一起吃飯吧,順便交流一下課程效果如何。”

    他對周秀峰道:“你去跟黃主任講,讓他一起來吃飯。”

    周秀峰見林菀面有難色,笑道:“周大夫,林大夫愛人在那邊呢。”

    周大夫立刻道:“正好,小林大夫把你愛人叫上,咱們讓廚房給開個葷。”他瞅瞅門外沒人,跟林菀笑道:“水煮大白菜,天天吃真是夠夠的,腮幫子都累得慌。”

    林菀也笑起來,“周大夫,那咱們食堂見。”

    她出去找陸正霆,一眼就看到他站在食堂門口。正是午飯時間,他站在那里就跟食堂請的模特一樣簡直不要太招人兒。很多人都跟他打招呼,甚至還有女同學上去問他是哪個大隊的大夫,怎么不和他們一起上課。

    陸正霆站在那里,身姿挺拔,俊容冷淡,對別人的詢問沒有任何回應。

    “他咋那么冷啊?都不理人。”

    “哎呀,長得俊的人有特權嘛。”

    林菀故意從后面小路繞過去,伸手去拍陸正霆的肩膀,卻被他準確地捉住手拿下來牽住。

    林菀笑起來,“你怎么知道是我?”

    陸正霆微微勾唇,“風告訴我。”他聽不見她,但是能嗅到她的氣息,他的鼻子特別靈嘛。

    林菀挽著他的胳膊,“周大夫和黃大夫要請我們開小灶。”她把手指放在嘴邊做了個吃飯的姿勢,又朝著出來的幾人點點頭。

    陸正霆低頭看她,小聲道:“咱們是晚輩,第一次吃飯,應該我請吧。”

    林菀:“下一次嘛。”

    周大夫對陸正霆印象很好,又因為他是衛生部門的工作人員,特意聊了幾句。不過因為溝通不便,只是簡單聊一下。

    周大夫笑道:“小林大夫,你要學一下手語,以后可以有更多交流。”

    林菀知道他說的很對,這么一群人聊天,陸正霆聽不見,別人也不可能都拿紙寫下來,他必然就吃虧。如果學了手語,她就可以幫他翻譯。

    幾個人進了食堂,正好胡向陽來吃飯,看到他們過來問好。

    周大夫望著胡向陽,板著臉道:“你學得湊合沒丟人,一起吃飯吧。”

    周秀峰看了他一眼,“怎么突然想學醫,不害怕了?”

    胡向陽心虛地看了林菀和陸正霆一眼,“不只是你們崇拜白求恩,我也可以啊。當大夫治病救人,更有成就感。”

    周秀峰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卻也沒再拆穿他,免得他惱了。

    周大夫對周秀峰道:“去讓老萬把他藏的存貨拿出來,別摳摳搜搜的,給咱們來一盆實惠的。”

    大冷天炒小菜不是那么現實,容易涼,還是一鍋燴更實在。

    很快周秀峰回來,笑道:“正好有兩斤五花肉,給我們來一盆汆白肉。”

    白菜粉條以及切得刀背厚的五花肉,又油又香,對當下人來說就是及其奢侈的。

    一盆純紅燒肉?不要想了,這時候肉那么稀缺,一人一個月才有半斤的量,誰舍得燉紅燒肉啊,再說就那么半斤一斤的肉也不值當燉,還不夠費柴火的呢!

    這也是醫院開培訓班,食堂能拿到更多肉,廚子才能留出來,否則汆白肉都甭想了。

    黃主任和周主任倆一起來吃飯,老方當然要表現一下,說實在的這倆一個外科一個內科還是中醫,在普通人眼里比院長吃香,看病、動手術、排病床找他倆沒錯的。

    老方很大方地用了一勺子花生油,嗆了一大把蔥花、姜末、蒜蓉,然后把切得板正的大白菜扔進去炒軟出水,再加水加肉片燒開。抓了兩大把紅薯粉條進去,再切上一斤豆腐。燒火的小工把風箱拉得呼呼直響,灶下的火苗躥得老高,很快就開鍋,然后小火燉一燉。

    各種食材的香氣混在一起,不但沒有混雜,反而香氣四溢,讓人食指大動。

    黃主任笑道:“沾林大夫的光,平時周大夫摳門著呢,請客都是蝦皮白菜,哪里舍得吃肉啊。”

    周大夫:“老黃你詆毀我,你只是蝦皮白菜?沒吃我好東西?”

    黃主任大笑,“對,還有一個鹵蛋。就為了個鹵蛋,飯后還拽著我嘮了半天磕呢,我虧不虧啊。”

    周秀峰看他倆又開始互揭短,朝林菀和陸正霆笑了笑,“他倆總這樣,咱們趕緊吃,免得搶不過兩位老快手。”

    黃主任扎針手速快,周大夫手術速度快,而且兩人都是又快又好,所以有快手之稱。

    黃主任擺擺手,“老了老了,我這個快手的稱號要給林大夫了。她手速比我可快得很。白內障手術你們知道吧,兩只眼睛五分鐘搞定。”

    周大夫驚訝地看著林菀,不敢置信,“老黃,你可不要說謊啊。我都不敢相信。”

    黃主任自豪得很,“當然是真的,不服氣回頭你去參觀。”

    周秀峰:“我也好奇,不用回頭啊,不是有個白內障手術排到五天后嗎?”

    可以提上來,這兩天就給做了。

    周大夫很感興趣,要親自看看,讓周秀峰回頭安排。

    幾個大夫說得熱火朝天的,雖然倆老大夫平時工作嚴肅,這會兒卻跟年輕小子一樣活躍得很。

    胡向陽是有些怕周大夫的,這會兒看他對林菀那么親切,心里就越發佩服她。他還是有關系的呢,老周對他都不假辭色,要不是他賭氣跟著金大夫和林菀學得非常用功,昨晚老黃和老周考核他的時候,他會被趕出去,這頓飯更別想跟著蹭。

    他悄悄拿眼看陸正霆,尋思一桌子人就他倆插不上話,不知道陸正霆會不會和自己這樣心里忐忑不安?

    他看陸正霆面色如常,身形沉穩,并沒有像自己這樣因為緊張而時不時地晃一晃。而且人家吃飯的時候是真認真,還會把肉夾給林菀。

    中途黃大夫就把話題轉到陸正霆的身上,跟周大夫聊他的腿,夸他堅強,夸林菀醫術好,然后就說到林菀的復健。

    周大夫也很感興趣,正說著,胡麗娜湊過來。她在旁邊已經偷看了很久,見林菀和兩位主任聊得熱火朝天,她嫉妒得要命。

    看這樣子等培訓完林菀就能留在縣醫院工作了啊。

    她雖然也是走關系進來的,可她的關系不像胡向陽那么硬,跟黃大夫和周大夫自然沒有那么深的交情。黃大夫為人和善對她尚可,周大夫卻有些高冷。

    關鍵她學得不行,周大夫對這種心比天高,身比豬懶的最厭煩了。

    胡麗娜調整了心情,拿出熱情的神情和語氣來,興奮道:“黃大夫、周大夫,你們在聊什么啊好熱鬧,我也學學。”她說著就要在胡向陽旁邊坐下。

    周大夫瞥了她一眼,不冷不熱地說:“你忙你的去,聽也聽不懂,學也學不會,別白瞎工夫。”

    胡麗娜登時臊得臉頰通紅,差點掉下淚來,周大夫對她也太不客氣了。

    她還不敢發作,強行擠出一絲笑,“那我先去值班了,你們聊。”她趕緊跑了。

    周大夫又看向胡向陽,“不努力的人,靠山山倒,誰也沒用。”

    胡向陽趕緊表態自己會努力認真學習。

    黃大夫:“好好跟林大夫學。”然后又開啟了商業吹捧模式,“林大夫真的是我見過最有靈性和天賦的一個大夫。”

    林菀不好意思說他是你見人太少,畢竟吹得是自己嘛。

    陸正霆給她盛了一碗湯,讓她一邊喝湯一邊消化那些溢美之詞,免得她不好意思。

    林菀可以和人討論醫術討論別的,就是受不了人家夸她,尤其倆老大夫都在夸她,還拿她當榜樣打擊別人,她就更加不好意思。

    周秀峰看出她的尷尬,趕緊道:“菜都涼了,還有這么多呢,咱們趕緊吃吧,下午還有手術呢。”

    周大夫:“小林你多吃點,看你瘦的。嘖,也是可憐,鄉下人養豬卻吃不到豬肉,要不你干脆來縣里好了,就來我們科室。”..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张扑克牌比大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