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在古代上學的日子 > 第79章 鳳頭蜜鸚哥

第79章 鳳頭蜜鸚哥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葉勉充當了一夜的人形抱枕, 一覺醒來半邊身子都動彈不得了, 躺在那兒直哼哼, “我這怕是要半身不遂了......”

    夜里他一動, 這家伙嘴里就喊疼, 現在倒慣會拿捏著他心軟好性兒,雞賊的很。

    莊珝適時虛弱地咳了兩聲, 葉勉兩眼望天,閉嘴不再抱怨了。

    莊珝這傷十分厲害, 昨夜又兜頭澆了一場大雨, 今兒早上摸了摸他的頭, 雖未發熱, 看他臉色卻也不太好, 葉勉不敢將其帶回邱府,更不敢就這么讓他走了,因而只能將他留在這莊子上將養。

    白日里, 葉勉依舊跟著他文德表兄在莊子里瘋淘, 莊珝就在不遠處的石頭上坐著看著,葉勉時不時地把烤好的肥魚,土里烘悶好的綠尾珍珠雞,山上采的莓果子拿給他吃, 幾天下來倒也十分和諧。

    莊珝接過葉勉遞給他的青皮鳥蛋,詫異道:“這蛋是生的, 你給我做什么?”

    葉勉蹲在那里哄著他玩兒, 笑道:“我表哥的下人會看, 他說這蛋是胎蛋,能孵出小鳥兒來,反正你每日坐在這里也無聊,不若將它孵出來,也算功德一件,如何?”

    葉勉見他今日情緒不高,這是故意引他鬧嘴解悶兒,正等著他瞪眼,卻見莊珝愣了片刻后便把鳥蛋小心地收在了袖籠里,與他鄭重地點了點頭,應道:“好。”

    葉勉:“......”

    莊珝又抬頭看著他道:“我今日就要先回去京城了。”

    葉勉一怔,隨后笑道:“也好,不過你這傷......可能勞頓?”

    莊珝搖了搖頭,“無礙,我母親派了車馬和隨侍來,如今已在尚陰府,醫官也在。”

    葉勉聽了,點了點頭,“那如此甚好,”又嘆了口氣輕松道:“我終于能睡個輕醒覺了。”

    莊珝卻一臉不高興,伸手去拽葉勉的衣袖,輕道:“可我會難眠。”

    葉勉輕咳了一聲,正不知如何應對莊珝這土味情話,就見李文德咋咋呼呼地帶著一堆人跑了上來,手里還捧著一只粗陋的竹篾籠子,里頭一只五彩斑斕的大鳥正在那使著勁兒地撲棱羽翅,葉勉看得直咧嘴,那看著就不太結實的籠子似是馬上就要被這只“憤怒的小鳥”拆碎了一般,趕緊上前一齊幫李文德捂著。

    李文德喘著氣滿臉興奮道:“勉哥兒,剛那窩鳥蛋竟是這鳳頭蜜鸚哥兒!這東西難得的緊,下人好容易才抓住它,你快把剛剛那胎蛋給我,若能讓它孵出來,咱們又能得一只!”

    葉勉“啊”了一聲,半蹲下去仔細去看那籠子里的鳥,只見那鸚哥竟有成人兩掌長,羽翅是赤色,腹部和背部是紫色藍色漸變,頭頂一黃色羽冠,因著情緒激動,現下正豎了起來,猶如一朵盛開的菊花。

    葉勉轉頭去看莊珝,就見莊珝正抿著唇一臉不悅。

    葉勉撓了撓腦袋,李文德在一旁催著,“快些啊,這家伙見著蛋許就能消停些,我怕它傷了膀子,這毛色可太俊了......”李文德看著那大鸚哥嘖嘖道。

    “不給!”莊珝在一旁冷硬道。

    李文德一愣,“哈?”

    葉勉輕咳了一聲,“我將那鳥蛋給了他了......”

    李文德愣愣道:“那鳥蛋又不好吃,讓它孵出來,咱得一鸚哥豈不是更好?”李文德說完又舉了舉手里的鳥籠,那鸚哥正在里頭吱哇亂叫地撲棱,道:“這鳥兒也能高興。”

    “不給!讓它自己再下一個蛋!”莊珝站起身瞪了那鸚哥一眼,便甩袖子轉身進屋了。

    李文德:“......”

    葉勉留下哄了他表兄好一會兒,李文德才悻悻道:“這鳥兒可難養呢,下人說它只吸食花粉和花蜜,才叫他蜜鸚哥,這大鳥咱們拘起來養活都得仔細著,更別說那小的,定是養不成的。”

    李文德一陣可惜。

    “養得成,養得成,”葉勉一手摟著他的脖子,一手拍著胸脯打保票道,“你今兒不是還問我,怎么那人長得如此俊俏,是不是吃仙丹長大的?如今我告訴你,他沒吃什么仙丹,他是吃露水長大的,和那鸚哥兒一脈相承的矯情,以后讓他們下人每日晨里給他采露的時候,順帶給鳥兒采蜜......”

    李文德被他哄得一愣一愣的,“當真?他從小就每日喝露水?”

    葉勉摟著他往院子外頭走,“可不嘛,仙子只能喝露水,喝了井水那就是凡夫俗子了。”

    莊珝被人從莊子里接走后,葉勉與李文德又在山上野了兩天便也回去了邱府,邱老夫人把葉勉拽到跟前兒好一頓查看,見葉勉的手腕處不知被什么刮出兩道血痕,好一頓與跟去的下人們發作,嚇得李文德扭屁股就跑,飯都沒敢留下用。

    葉勉回來的第二天,他哥便從鄰縣回來了,聽說葉勉打他走了便跟腳兒出府野去了,葉璟也只是無奈地沖他搖了搖頭,并未斥責。

    葉勉心里卻不安生,跟去的下人那么多,榮南郡王去了這事定是瞞不住的。

    待到晚上,葉璟在書房與大理寺的人商討案卷,葉勉也不嫌無味,乖乖地坐在一邊吃糕喝茶,因不是什么機密要事,葉璟倒也沒避著他將他趕出去,只議完事后將他提到跟前,審道:“又犯什么錯了?老實招來!”

    葉勉聽了,腿肚子就開始攥筋,他哥似是還沒從大理寺少卿的角色中轉換回來,這神色跟審犯人似的......

    葉勉看了一眼葉璟,又低下頭去,小聲道:“前兩日,我和文德表兄去莊子上玩兒,然后......榮南郡王也去了,前兒被公主府接走了......”

    葉璟愣了好一會兒,端在手里的茶也沒喝,好半天才放回案上。

    葉勉無意識地掰著手指,看了一下他哥的神色,小心道:“哥,我......”

    “你今日一整天都惴惴不安,晚上枯坐在這里,聽我講了一回案子就是為了要與我說這個?”葉璟打斷他問道。

    葉勉想了想,如實點頭,小聲道:“我怕大哥生我的氣......”

    “我生氣......”葉璟似是自言自語淡淡道,半晌又抬頭看著葉勉道:“你覺著我應該氣什么?”

    “啊?”葉勉一愣,“......氣我和莊珝同在山莊里玩兒。”

    葉璟眉頭緊皺,緩緩道:“我確實氣莊珝,他混纏我弟弟陰魂不散,如此敲打他,竟也不知收斂!”

    “不過......”葉璟話鋒一轉,冷靜道:“腳長在他腿上,他要跟來我也無法,只是,我為何要生你的氣?”

    葉勉抬頭,似有不解。

    葉璟看著他道:“我曾說過,這人你很難如意繞躲,以后也會有更多如此的人出現,既要正常過活,便沒必要一味閃躲,只心里有數提防著便罷,可是?”

    葉勉點了點頭。

    “你這兩年比哪個都機靈,全是你的錯也能攪出三分理來辯,這么簡單的道理又如何不懂,明明你未犯錯,只與平日里一般,與我說那莊珝來纏你便罷,”葉璟直直地盯著葉勉,不客氣地看著他道:“怎地這回倒如此不安地與我來認錯?你在心虛什么?”

    葉勉心下一驚,張了張嘴,卻似被他哥給問住了,“我......”葉勉看著他哥意味深長的眼神,心里突然著慌起來,心越跳越快,最后臉都熱了起來,胡亂道:“我就是與你說說!”

    葉璟盯著他看了他好一會兒,葉勉不知怎么,被他哥看得越來越慌,直恨不得抬腳就逃,葉璟最后無力地垂下眼長嘆了一口氣,將他喚來跟前。

    “勉兒,你過來。”

    葉勉想了半晌,才慢慢蹭過去,葉璟伸手將依舊與他有些距離的葉勉拽了過來,拉著他的手道:“你如今大了,在有些事上,大哥無法左右你,只你自己萬萬要清楚,你在想什么,你在做什么,因為沒有人能護你一輩子,我也不行......”

    葉勉抬了抬眼,好半天才用氣音問道:“哥,我是不是太煩了?”

    葉璟搖了頭搖道:“我是你哥,自然永遠都不會嫌你擾人,只是大哥的精力也只有那么些,除去每年愈來愈繁冗的皇命公務,能分在你們身上的也只能有這么許多。”

    葉璟說到這里,頓了下又道:“如今你小侄兒也要出生了,待他出世,我自然要將更多的精力,放在看護教導這個小人兒長大成人上。”

    葉勉猛地抬頭,瞬間就紅了眼圈兒。

    葉璟捏了捏葉勉的耳垂,輕笑了一下哄道:“你已經大了,勉兒。”

    葉勉手足無措地站在那里,心里酸澀不已又悶堵的慌,腦子里更是亂糟糟地一團,也不知現下該說些什么,抬起頭又垂下,最后只啞聲與葉璟說了句“知道了哥”,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葉勉回去洗都沒洗就自行躺去床上,放下帳子把自己悶了起來,倚濃倚翠見他臉色十分嚇人,又是剛從葉璟那里回來,便沒敢上前去擾他,趕緊把邱家的下人們全都趕去了外頭,兩人也退去外廳那里守著。

    第二日,葉家兄弟倆與外祖府上一家人辭別,外祖母摟著葉勉又狠狠地哭了一場,將尚陰的特產,府里自做的吃食,各式節禮籠了十來個箱籠,綁在車上跟了回去。

    葉勉與他哥坐在馬車里,葉勉整個人都怏怏的,昨夜一宿都沒怎么睡,如今午后困得要命,卻也沒如來時一般,賴去他大哥腿上去睡,只腦袋靠著車壁上晃晃悠悠地顛著,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最后不知怎地真的就睡實了,再醒來時,卻是窩在葉璟懷里,葉勉揉了揉眼睛,醒了抬起身往外爬。

    卻被葉璟伸手給攔了回來,輕笑道:“怎么,昨日說了你兩句,便與你哥賭氣了?”

    葉勉搖了搖頭,小聲道:“沒有。”

    “那是怎么?”

    葉勉沒有吱聲,只往外頭去拽,葉璟將他摟緊了些,嘆了口氣哄道:“好了別鬧了,昨日是大哥著急,說的過了,與你賠個不是可好,嗯?”

    葉勉搖頭,輕道:“大哥沒錯。”

    葉璟輕笑了一聲,問他說:“那可是吃醋了?”

    葉勉頭搖得撥浪鼓一般。

    葉璟卻輕道:“可大哥卻吃味兒了,那混蛋要搶我弟弟,我那傻弟弟昨日竟自行將自己個兒與他放到一齊,與我來賠罪認錯,怎么,養了你這么些年,你們倆倒成一伙兒的了不成?”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张扑克牌比大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