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穿成大佬的小慫包 > 正文 第88章 第89章

正文 第88章 第89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時寒猝不及防地,被寧心撲倒在座位上。

    座艙因為寧心撲向時寒的動作, 而輕微搖晃起來。

    這一搖晃, 小姑娘就更怕了,兩只手死死圈住時寒腰際。

    小臉更是埋在他衣服里,不肯抬起來。

    慌亂中, 時寒感覺到寧心的手在他衣服上一團亂抓。

    明明白天, 小姑娘吵著要坐‘飛天大轉盤’的時候, 還拍著胸脯保證,她膽子大不怕這些東西。

    然而現在, 不過是座艙里突然停電, 搖晃了幾下,她就嚇成了這樣。

    時寒感受到小姑娘壓在自己身上, 嬌嬌軟軟的身體, 喉結不自然地滾了滾。

    他用盡量低沉克制的聲音說:“應該是臨時故障, 下面的工作人員會找人來修,別怕。”

    時寒修長的兩手, 穩穩扣在寧心肩頭, 想把小姑娘扶起來。

    但或許因為座艙里太黑,看不清。

    亦或者是寧心這時候太慌亂的緣故, 她才剛剛被時寒扶起來一點,又因為重心不穩磕絆了一下, 往前倒了過去。

    “唔……”寧心捂住鼻子, 眼圈都泛了紅。

    她剛才沒站穩, 鼻尖撞在時寒堅韌的胸膛上。

    好酸哦。

    時寒的雙眼已經習慣了在黑暗中視物。

    但寧心埋著腦袋, 他看不清小姑娘到底哪里被撞疼了。

    “撞到哪了?”他將撲進他懷里的小姑娘撈起來,低聲問。

    今晚的寧心,有些不一樣。

    身體軟乎乎的,直往他懷里倒。

    要不是因為他知道小姑娘膽子小,多半只是因為面臨這種突發情況,沒站穩。

    他真要懷疑,寧心別有用心。

    “撞到鼻子了,好疼。”小姑娘兩手捂住鼻尖,抬起紅紅的眼眶看他。

    時寒這時候已經從座位上起身。

    他靠在椅背上,寧心就撲在他腿上,捂著鼻子,抬著下巴。

    他稍稍垂眸,便對上小姑娘那雙即使在黑暗中,都水光靈靈的眼眸。

    空氣好像在這一刻,變得不一樣了。

    少年的舌尖劃過右側牙齒。

    他頓了頓,才俯身下去,捧起小姑娘的臉頰。

    “我看看。”

    封閉的空間里,時寒的聲音,顯得尤為低沉磁性。

    當他捧起寧心的側臉時,小姑娘鼻尖上的紅,瞬間就彌漫到了兩邊臉頰。

    她臉微微發燙,紅紅的。

    幸好座艙里一片漆黑,不會被時寒發現。

    “寒哥……我鼻子好像不對勁,是不是撞壞了?”小姑娘聲音可憐兮兮的。

    但如果仔細聽,能聽到細微的顫抖。

    寧心雙眼泛著水光,臉頰紅得發燙,卻不忘緊緊地關注著時寒的一舉一動。

    她在等機會。

    她好慌哦。

    “你能幫我看看嗎?”小姑娘輕輕地問,聲音軟的一塌糊涂。

    就算時寒已經察覺出今天的寧心,透著古怪。

    但被她用那種綿軟乖巧的聲音,請求著。

    他現在突然只想,狠狠地欺負她。

    欺負的她眼紅紅。

    “嗯。”他低哼一聲,沒有暴露出過多的情緒。

    時寒彎腰,再將身體壓低一些,捧在她臉頰兩側的掌心,能清晰地感受到小姑娘臉緋傳來的熱度。

    時寒:“哪里疼?”

    寧心:“這里,鼻尖的地方……”

    時寒:“……”

    他隱隱能看到,小姑娘鼻尖的皮膚很正常,沒有磕壞破皮。

    寧心見時寒身體固定在一個角度,不再往下傾。

    她眼神微閃:“就這里,真的好疼啊。寒哥……你幫我看看,是不是撞出鼻血了?”

    明明看上去一切正常,但小姑娘非說疼。

    時寒又不能不管。

    他只能壓低身體,再靠近些。

    小姑娘因為他的貼近,臉頰更紅,身體略顯不自在地動了動。

    時寒:“別亂動,看不清……”

    他話音未落,原本乖乖趴在他腿上的小姑娘,反而突然動了起來。

    寧心就像鯉魚挺一樣,整個身體往上沖。

    她的雙手不知時候,已抓在他的衣領上,把他整個人往下拽。

    然后……

    時寒就感覺到,有什么軟軟香香、溫溫熱熱的觸感,貼在他唇上。

    他漆黑的瞳孔,深深收縮。

    “咻……”

    “咻咻咻……”

    “砰……砰砰……”

    “砰砰砰……”

    就在這時,無數五顏六色的煙火,突然躥上長空。

    在這深邃寧靜的夜晚,綻放出耀陽的光芒。

    原本黑暗的座艙,被窗外綻開的煙花點亮。

    蓄謀已久準備趁著座艙里沒燈了,偷吻時寒當作生日禮物的寧心,呆愣愣地看著時寒那張棱角分明的臉,被煙火的顏色照亮。

    時寒的臉,近在咫尺。

    在煙火的照耀下,小姑娘能清楚看見他幽沉的墨瞳,出現許多她看不懂的情緒。

    他的眼神好沉。

    唇好涼。

    寧心心跳如擂。

    她怎么能那么慌,慌到忘記自己跟游樂場負責方談好的,煙火助興節目。

    黑暗中,寧心還敢大著膽子上。

    但現在,座艙里的一切被煙火照亮,她慫……

    小姑娘本能地往后離。

    但她才剛退開一點,就看到時寒漆黑狹長的眼瞇了瞇。

    接著,他的掌心扣在她腦后。

    剛剛才準備撤離的小姑娘,被時寒摁了回去。

    他眼神深沉,一言不發地俯身下來,吻住她柔軟的唇瓣。

    寧心:“……”

    寧心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不敢相信發生了什么。

    她原本只是想在黑暗中偷吻時寒一下。

    摩天輪停電的意外,是蓄意為之。

    窗外綻放的煙花,是蓄意為之。

    她的偷吻,是蓄意為之。

    但現在……時寒將她圈在懷里,牢牢抱住,吻她……卻全是意外。

    小姑娘的一顆心都跳亂了。

    她兩只手慌亂無措地抵在時肩上,想要推開他。

    “專心點。”少年垂了垂眼簾,嗓音又磁性又深沉。

    寧心立刻就慫了。

    乖乖地窩在他腿上,任由他抱著她親。

    也不知過了多久,摩天輪里滅掉的燈重新點亮。

    電力恢復,設備又重新轉動起來。

    這下,時寒棱角分明的臉,清晰地放大在寧心眼前。

    他還在吻她。

    大掌扣在她腦后,另一只手掌抵在她腰上。

    她幾乎軟在他身上。

    這時候,看清他幽沉的眼眸正凝在她臉上,寧心覺得身體更軟了。

    她沒出息地想逃。

    還好,時寒并沒準備太為難‘主動獻吻’的小慫包。

    他親夠了,終于舍得把人放開。

    也不知是親得太久,還是因為太心虛,小姑娘微微喘著氣,有些呼吸不暢。

    她腦袋靠在時寒肩頭,很有些懊惱。

    不敢看他,一直埋在他肩頭。

    她現在腦子亂糟糟一片,都不知道剛才算是誰吻了誰。

    時寒也沒多問什么,就這么抱著她,一直到摩天輪轉到最底下,停了下來。

    外面的工作人員早就被寧心買通,很懂的,沒有上來打擾。

    就任由里面的小情侶,抱在一起。

    幾分鐘后,時寒的大掌輕輕拍了拍小姑娘后背。

    他聲音低低沉沉的:“我不介意你再多抱一會兒,但是外面的工作人員好像已經等不及要下班了。”

    那位戴著黃帽子的工作人員,在外面轉了好幾圈了。

    最近幾分鐘過來看他們的頻率,已經明顯高于之前,是著急關門的意思。

    寧心本來就已經羞得不能見人了。

    聽到時寒這么說,才想起來,外面還有人看著他們。

    小姑娘立刻就要從時寒腿上下來。

    “等等……”時寒拉住了她的手腕。

    他看著她略顯迷離的雙眼,淡淡問:“先告訴我,剛才那個吻是什么意思。”

    不然,他今晚,不放她出去了。..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张扑克牌比大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