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五十年代之七彩成長記 > 第 47 章

第 47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黃大夫見沒他什么事了, 抽空跟老友告別。家里說不定還有病人等他回去瞧病了,既然事情辦完了,他就回去了。

    程方秀見黃大夫要走,也跟著一起走了, 留下程茂林在周大夫這里聽閨女上課。

    回去的路上,程方秀問黃大夫:“既然七彩拜師了,得給人家周大夫準備拜師禮吧, 我也不太了解這些, 您看準備什么好呢。”

    黃大夫想了想說:“現在日子不好過,孩子家里寬裕的話,準備點點心、肉啥的就行。要是家里條件不好,老周也不在乎那點禮品。”

    程方秀:“七彩跟人家學醫, 哪能不表示表示。”完了她又感謝黃大夫:“這次多虧您從中牽線幫忙, 要不我還不知道到哪給侄孫女找師傅呢。”

    黃大夫:“還是您家孩子好, 要不老周也不能收她當徒弟。”

    程方秀跟黃大夫說著話, 尋思回頭不光給周大夫準備拜師禮,也得給黃大夫準備謝禮,總不能讓人白幫忙。

    中午, 程茂林和七彩在周師傅家吃的飯。本來程茂林打算回姑姑家吃,可是周師傅非得留下父女倆吃晌飯。閨女剛拜師學醫, 程茂林哪好意思厚著臉皮在周師傅家白吃白喝。

    周師傅板著臉發話:“你們若是回去吃飯, 來回路上還得在耽擱時間。你們下晌不是還得坐車回家嗎,呆在我這里的時間沒幾個小時,有那功夫我能給七彩講很多東西。”

    程茂林想想也是, 只好笑著跟周師傅說:“那就麻煩您了。”

    看樣子,以后閨女來學習,可能上午得在周師傅家吃頓飯,大不了以后多給周師傅送點東西來。

    七彩也是這么想的。

    目前,周師傅一個人住。他院子里有個藥房,平時給街坊鄰居看病,收取少許藥費。有那手頭不寬裕的,就給周師傅送點吃食過來,周師傅也不嫌棄。他給人看病也不圖賺錢,就圖有個事干。

    因為他曾是戰場退伍回來的軍醫,政府還給他發放一份補貼,所以他吃喝不愁。

    別看周師傅是個老單身漢,可他會做飯,味道還不錯。他屋子里收拾得干凈利落,一點看不出家里沒有女主人的樣子。

    程茂林和七彩幫著周師傅打下手做飯時,程茂林借機跟周師傅聊天,了解了周師傅的一些往事,算是對他有了個初步了解。

    程茂林得知周師傅曾經是個老八路,后來因為受傷退伍,非常敬佩他。

    七彩在旁邊默默聽著爸爸跟師傅講話,有些事記在心里。比如說師傅受過傷的事,現在好了沒?以后有機會問清楚,如果師傅身體有暗傷,說不定她的異能還能幫上忙。

    程茂林還主動跟周師傅講了一些自家的事,這讓周師傅對徒弟家了解更多了些。他看出程茂林不是個死板的老實人,要不也能送閨女學醫。從他的言談舉止看,是個的爽快鄉下漢子,說話辦事心中有數,看起來也很疼閨女。這樣也好,徒弟家人靠譜些,以后能少些麻煩。

    飯后,周師傅又給七彩講解了她背過的醫書,讓她深入理解牢記,循序漸進學習,以后總用得上。

    “鐺……鐺……”

    兩點整,鐘聲響起,周師傅講了個結尾,停止了今天的授課。

    “你們不是三點鐘還得坐車嗎,時間不早了,想趕車的話得走了,再不走就錯過汽車了。”

    程茂林笑笑說:“還能趕趟。周師傅,那下周末我再帶七彩過來學習?”

    周大夫交代:“嗯,你們下周末再來吧。”

    七彩:“師傅,那我下周再過來。”

    爺倆跟周師傅告別后,趕緊坐車回了程方秀家。程茂林尋思:要走的話,總得跟姑姑說一聲再走。

    “姑姑,我們跟周師傅說好了,下周再來學。”程茂林抬頭看了看太陽的位置,“時間不早了,還得趕縣城最后一班車,姑姑,我們得走了。”

    程方秀忙叫住他說:“等等,既然七彩拜了師傅,肯定得給人家準備拜師禮。我看你這回拿來的野物不少,要不我做成熏雞熏兔子,給人家送去?”

    程茂林擺擺手說:“姑姑,那些您留著吃吧,回頭我再去山上弄新鮮的來。禮品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回頭我跟秀珍商量著置辦。”

    “你心里有數就行,我怕你忘了,提醒你一下。”程方秀又說:“那你們趕緊走吧,別趕不上車了。”

    家里有兒媳婦,程方秀不好替侄子準備拜師禮,她和兒媳婦住在一個屋檐下,總得估計兒媳婦的想法。幸虧茂林有點能耐,多弄點野物當拜師禮也不錯,誰讓現在大都稀罕吃肉呢。

    “姑姑,那我們下周再來。”程茂林帶著閨女趕緊去汽車站坐車了。

    時間掐的剛剛好,他們坐三點的汽車回到縣城,在縣城的車站等十來分鐘,再坐四點回家的那班車剛剛好。

    等爺倆走到家,已經五點左右了。李秀珍正在大門口等著呢,她一看到人,馬上問:“成了嗎,人家收下七彩了嗎?”

    程茂林點頭,笑著說:“咱閨女這么聰明,怎么可能不成。周師傅收下她了,以后她每個周末去城里學醫。”

    李秀珍一聽成了,心就定了下來,她好奇地問了句:“七彩她師傅多大年齡了,長得啥模樣啊?”沒等丈夫回答,接著她又說:“對了,你們餓了嗎,要不你倆先吃飯?”

    “餓了,盛飯吃飯吧。”程茂林確實感覺到餓了。他頭一次在周師傅家吃飯,不好意思吃太多。晌午也就吃了個半飽就沒再吃。主要是不好意思。

    七彩人小吃得少,可消化得快,這時也餓了,“先吃飯。媽,你們吃了嗎?”

    “在食堂吃了,我把飯給你們帶回來的。還蒸了點山藥,你倆趕緊吃飯。”李秀珍說完,又跟丈夫說:“今天我聽說食堂要解散了,可能以后各回各家吃飯。”

    “散伙更好。說實話,吃大鍋飯真不如在自家做飯吃舒坦。自家想吃啥吃啥,在食堂吃,哪有在家吃的舒心……”程茂林不是干部,他也搞不懂上面為啥讓吃大鍋飯。

    在他看來,吃大鍋飯不太靠譜,剛吃的時候恨不能吃得撐破肚皮,后來天天喝稀的。其實還不如各吃各的,有多大本事吃多少飯。

    李秀珍點頭附和:“趕緊解散了食堂,咱們在自家吃的更舒坦。”她對閨女拜師的事更感興趣,很快轉移了話題,問起這次拜師之行。

    程茂林詳細跟媳婦講了一遍,兩口子商量起拜師禮的事情。

    程茂林說:“咱送什么好呢,要不我去山上套兔子,多送點肉?”

    “我覺得起碼得準備四樣禮,光送肉可不好看,還得準備點心,要是能買到麥乳精或者罐頭好了……”

    “明天我去供銷社問問,看能買到不。”

    最后兩口子決定湊夠四樣禮。下次去順便多帶點咸鴨蛋、山藥,總不能讓閨女回回白吃周師傅家的飯。

    七彩卻有自己的想法。她尋思:既然師傅是大夫,肯定更喜歡藥材,她空間里還有以前挖到的人參,不如趁此機會過了明路送給師傅。

    現在她已經學醫入門,認識并挖到人參也不算啥稀罕事。七彩決定,這周就找機會把人參拿出來,裝作是剛挖的。幸好空間有保鮮功能,以前挖到的人參并沒有變化。

    七彩拜師學醫是好事,很快經過程家人的嘴傳了出去。村里人知道了,說啥的都有。

    “茂林兩口子怎么送閨女去學醫,咋不送兒子去?閨女長大了到底得嫁人,不管學啥,最后還不是婆家得益,娘家能落下多少好處?”

    “人家兩口子疼閨女唄。你看七彩的笑臉多白凈,一點不像農村姑娘,就跟城里孩子一樣俊。我看茂林兩口子也不咋叫孩子們干活,隨便孩子玩。有的閨女七八歲都能賺三四個工分了……”

    說來說去,很多人骨子里還是重男輕女。沒辦法,老輩子留下來的觀念,一時半會兒難以改變。

    林長生知道七彩要學醫后,跟她說:“好好學,以后我生病找你看。”

    七彩聽到這話笑了,“那你好好吃飯,我可不盼著你找我看病。”

    要說起來,知道七彩拜師學醫,反應最大的是程葉。她總覺得,她是穿來的,對未來幾十年的發展進程比較了解。可以說關于未來發展,她更占優勢。

    可是,程葉不理解,既然老天爺讓她穿來了,怎么不多送她點好運。程葉現在覺得,她真不如土著堂妹運氣好。起碼她沒攤上好父母。

    還有,本來她想靠著七彩找到空間戒指,但是至今沒有找到。

    本來她想通過努力學習,考上大學混個好出路,可是她好像不如七彩腦子好使。現在上三年級,題目比較簡單,她還能占前幾名,可是等上初中、高中呢,她還能保持好名次嗎?

    現在,七彩不僅學習好,竟然還拜師學醫,還是在城里找的中醫師傅。將來七彩不說成就非凡,起碼不回留在農村種地。

    同樣的年齡,差別咋就那么大呢?這些都是讓程葉特別不舒服的地方。

    程葉對七彩羨慕又嫉妒。她打來到這里,還從沒進城逛過呢。那次生病她倒是去過縣城一回,可惜一直在醫院看病,根本沒機會出去逛。

    程葉聽說七彩周末去市里跟師傅學醫,她琢磨著,能不能找機會跟七彩一起去市里逛逛。七彩去姑奶奶家,她也可以去呀,那也是她名義上的姑奶奶。

    程葉打算時機成熟后,再跟七彩去市里。..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张扑克牌比大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