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奉命穿書 > 攻略九十四:

攻略九十四: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深更半夜, 客廳的一點亮光分外顯目。

    于驛川秉光夜讀,剛開始僅是一些基礎題,他和樓經行的個人信息之類的,這個難不倒他, 畢竟他是背完了“于驛川”和“樓經行”一生的男人。

    但越到后面越像是他頭痛的奧數題,每個字他都認識,放一起就字盲了。

    “這都什么跟什么。”于驛川在線頭大。

    比如這一題:請說出鯨魚CP中, “魚”最沒有自覺、最心疼的地方的是什么?

    于驛川: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他覺著自己是個假的“于驛川”, 他本人怎么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自覺還又讓人心疼的地方?

    于驛川隨手填了個“帥而不自知”。

    群主:親親,這題錯了哦

    驛川本穿:哪兒錯了,于驛川不帥嗎?我們不能昧著良心說話

    群主:不是噠,這題關鍵詞在于“最”

    群主:這題的正確答案是, 川哥受而不自知, 他總想反攻(*^▽^*)

    驛川本穿:……………

    于驛川想砸電腦, 操起鍵盤打字回復:這題是不是太難了點?

    沒有提示的主觀題, 范圍那么大,有幾個能答上來的。

    群主:一點都不難啊,算是基礎題惹, 這道題正確率有百分之九十多

    群主:之前川哥出資誘拐樓總公司的畫手員工逆CP的事都火出圈了,你不知道?

    知道, 當然知道, 他還是當事人謝謝。

    于驛川繼續答題,答的他火大,好不容易做完卷子, 滿分100,他拿了61分。

    他松了口氣,好歹是及格了,多出的一分是獎勵自己太不容易了。

    群主:不好意思啊乖乖,你沒有通過初考核呢,可以下次補考(づ ̄ 3 ̄)づ

    于驛川懵了,連發一串問號,他不是及格了嗎?

    群主:及格線是90哦~

    于驛川:“……”

    也就是說,他離及格還有29分的距離。

    于驛川笑了,“啊啊這個真是,好讓人生氣啊哈哈。”

    他從高三啃書后,到大學畢業一直是三好學生,這么多年的及格記錄就敗在自己的CP考核題上了。

    驛川本穿:讓于驛川本人來答題也就這個分了吧……

    于驛川忍不住說了句公道話,然后看見屏幕彈出一個窗口。

    【您已被管理員移出該群】

    于驛川木了。

    要是知道你T的人是于驛川本人,你一定得哭著求他入群!

    不信邪的又加了幾個群,都逃不脫掛科的命運。

    于驛川頭大的盯著一道選擇題搖擺不定。

    【鯨魚CP日常_______。】

    A.互寵 B.魚寵鯨 C.鯨寵魚 D.不寵

    “選C。”

    頭昏腦漲的,于驛川依言點了C,答案正確。

    于驛川啊了一聲,驚喜后又驚訝的發現,樓經行醒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過來的。

    下意識將電腦頁面縮小,“你怎么起來了?”

    樓經行隔著沙發背環住于驛川的肩。

    他很喜歡這種背后抱人的姿勢,于驛川說他這樣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現,樓經行也不否認,抱在懷里,消失了能立刻發現,饞了還可以舔一舔,挺好。

    樓經行的聲音尤帶著熏然的睡意,“你是我的安眠藥。”

    缺了你,他怎么睡得著。

    于·直男·驛川向來對情話免疫,“那你克制著點,我怕你嗑多了我后一睡不醒。”

    樓經行習慣了他的不解風情,看到光光的電腦頁面,“別遮了,我都看到了。”

    于驛川回過頭,沒吭聲。

    樓經行繞過沙發邊坐過來邊說,“你想進CP群,為了資源?”

    只有這個可能,以前不見于驛川這樣過,聯想到被劃掉幾條的代溝清單,他瞬間明白過來。

    “你拿我電腦干嘛?”于驛川想拿回來。

    樓經行施施然避過,“幫你處理完工作好睡覺。”

    于驛川不信他弄的懂這些瞎幾巴出的題,但看著看著發現,樓經行還真會。

    “這題不應該選A嗎?”

    “別傻了,我怎么可能是對你日久生情,明明是一酒鐘情,吸引了我的注意。”

    “這個是√的吧。”

    “×的啊,一見你就誤終生,怎么可能,明明是遇到你我再不用孤生。”

    答案證明樓經行是正確的。

    于驛川看著CP粉頭恭喜他考核通過,目瞪口呆,這個男人,真的太會了,答個題也在一本正經的說情話。

    樓經行幫他下載群文件,“訣竅就在于,你要站在CP粉的角度去答題,她們希望看到我們鯨魚是什么樣的。”

    倒是于驛川某些方面的認知也有誤就是了。

    資源多又大,樓經行接上電源,拉著于驛川繼續回房間睡。

    兩人倒下后還沒睡夠一個小時又被叫醒,因為化妝師來了。

    于驛川全程放空打盹兒,將自己交給化妝師折騰,完了就被送到了教堂。

    兩人的婚禮沒有大辦,只是走個形式,來的親屬僅有樓父樓母和于家四人,不然以兩家的人脈,一個教堂不夠坐。

    等候室里,于驛川錄著視頻,他要帶回去給于溪看,樓經行也出鏡了,還認認真真的做了自我介紹。

    于驛川有句話沒說錯,他很感謝將于驛川養大成人的于溪。

    樓母進來后,看到樓經行臉色變了,“你怎么也在這兒?”

    嫌棄的表情一覽無余,婚禮前兩個人不應該在一起。

    樓經行面不改色,“我緊張。”

    于驛川點頭,“恩,他緊張。”

    這鍋背的得心應手。

    兩人在這方面沒有太多儀式感,本就時間不多,恨不得做個連體嬰,就是婚禮也不能讓他們分開。

    樓母管不住他們,索性不管,細細檢查兩人的妝容,“你們兩個黑眼圈怎么這么重,昨晚又熬夜了?”

    樓母讓人把遮瑕膏拿過來,親自上手。

    樓經行和于驛川對視一眼,保持沉默。

    總不能說兩人半夜不睡覺,起來做他們CP粉出的考核題。

    有病,還病的不輕。

    遮完黑眼圈,再補個妝。

    于驛川說:“伯母。”

    不等樓母開口,樓經行直接說:“走心點,別瞎叫。”

    于驛川順勢改口道:“媽。”

    樓母笑著應了一聲。

    “媽,說兩句吧,留個紀念。”

    于驛川舉起相機,樓母絲毫不矯情,出口凈是夸他的,夸的于驛川都臉紅。

    樓母歪打正著,正中他姐的心意,于溪看了會很開心。

    于驛川又挨個找于振海等人錄視頻,想讓他姐看看這些在乎的人,想讓于溪知道他過得很好,不用擔心。

    全部錄完,于驛川邊往回走邊翻看錄好的東西。

    于振海、劉珊和樓父走煽情風,于定錫、趙卉桐就歡樂不少,素材豐富。

    放在半年多前,他還是名小調酒師,在穿書世界僅有酒吧那一小片天地,誰曾想他待了四年多的酒吧幕后老板便是樓經行。

    于驛川偶爾會去酒吧小坐,店長周建江常常慶幸他以前一直很照顧于驛川,沒有莫欺少年窮,不然于驛川飛升后就是他的涼涼之日。

    現在好了,樓經行幾個月前將Loris酒吧以一個極度便宜的價格賣給了周建江。

    Loris本來生意就好,因為于驛川在這里工作過,每天客人爆滿,是京城過夜生活必打卡的地方。

    樓經行確實大方,但周建江自知是承了于驛川天大的人情。

    “誒喲,小于?”

    略熟悉的聲音,陌生的稱呼,于驛川被叫摜了川哥,陡然聽到有人叫小于還不習慣。

    于驛川驚訝,“您怎么在這里?”

    樓翰學笑瞇瞇,“有工作。”

    于驛川納了悶了,“您不是項旭的保安?”

    教堂用的著保安?

    樓翰學用謙虛的口吻道:“兼職,兼職。”

    于驛川狐疑的看著老人,突然聽到樓母叫他的聲音。

    樓翰學說:“快去吧,我們下下次見了再好好嗑叨嗑叨。”

    于驛川聽他說了兩個“下”字,似乎料定自己下次沒時間理他一樣。

    樓母叫的急,于驛川沒再耽擱。

    西式婚禮沒有繁瑣的程序,準備就緒,到點便開始。

    一般說來女方會由父親牽著走過紅毯,于驛川和樓經行一致同意省了這個過程,作為新郎伴著奏樂入場,后頭跟著伴郎于定錫和伴娘趙卉彤。

    誰讓樓家就一個獨生子,伴郎伴娘自然由子嗣重多的于家包圓了。

    入場后,于驛川腦子如同被敲了一悶棍。

    這個站在神父位一臉慈祥的看著他們的人,不就是保安爺爺,他口中的兼職就是婚禮的主持。

    “這我家老爺子。”樓經行低聲說了一句。

    于驛川小小的腦袋充滿了大大的疑惑和震驚。

    樓家老爺子不早去世了,當他是個穿書的就覺得他孤陋寡聞?

    關鍵是樓經行和樓翰學在于驛川面前裝過陌生人,誤導了他的判斷,但現在容不得于驛川較真樓老爺子的問題。

    樓翰學:“各位來賓,很榮幸能主持樓經行先生和于驛川先生的婚禮……”

    樓老爺子背著臺詞,非常之安分,開場臺詞說了快有十分鐘。

    于驛川有種在國旗下聽校長主任講話的錯覺,偏生還不好催,好不容易才結束進入正題。

    樓翰學問:“樓經行,你是否愿意跟于驛川結為夫夫?無論是……”

    樓經行:“我愿意。”

    樓翰學頓了頓,又問:“于驛川,你是否愿意跟樓經行結為夫夫?無……”

    于驛川:“我愿意。”

    答的比樓經行還快,讓樓翰學滿肚子臺詞全爛肚子里。

    兩人進行宣誓后,交換了戒指,儀式已經進入尾聲,至此,沒人能像之前那樣打斷樓翰學的發揮。

    于驛川和樓經行定定的看著對方,恍惚間,似乎連樓翰學嗡嗡念詞的聲音都聽不見了,每個微表情都是喜歡對方的信號。

    情難自禁的,樓經行側過頭,扣住他的腦袋吻了上來。

    于驛川閉著眼,蜻蜓點水的吻不帶絲毫**,滿滿的喜歡與珍惜,比以往任何深入的吻更讓他心動。

    教堂不出十個人,掌聲卻鼓出了二十人的效果。

    于振海惆悵又欣慰的看著他們,感性點的劉珊紅了眼眶。

    雖然沒有親生孩子,但于家三個孩子她都視若己出,參加自己孩子的婚禮還是第一次,難免有點感情上頭。

    于定錫和趙卉彤倒松了口氣,他們就怕不安分的新人們在婚禮上沙雕。

    不過……你們兩個親的時間是不是太長了點!超時了喂!

    所有人手掌都鼓疼了,于驛川和樓經行還沒結束,直到樓翰學咳嗽一聲,于驛川不好意思的側開頭。

    他們加時習慣了,忘記這是教堂。

    扔捧花的時候又出了點小問題,于驛川是想將花扔給趙卉彤,本來盧星毅在于振海面前就夠難的了,頂多幫他們添點玄學。

    樓母還想著要接花,“捧花捧花,朝這兒扔。”

    您忘了您早就失去接捧花的資格了嗎?又不是想再結婚。

    于驛川看了眼樓父,對自己可能變綠很淡然。

    樓經行握著于驛川的手,將花挪出他媽的方向,一把年紀跟年輕人搶什么捧花。

    瞄準了趙卉彤,花飛出去的那一刻,于振海胳膊不經意的抬起,他個兒高手兒長,瞬間將花打偏了,打了個轉落到于定錫懷里。

    于定錫:“……”

    趙卉彤:“……”

    爸,您真是親爸,還能做的再明顯一點嗎?

    于驛川不忍直視,為什么要這般嘲諷于定錫,他只是個弟弟啊。

    所有事情結束后,樓翰學主動來找于驛川,“叫爺爺。”

    于驛川被糊弄那么多回,真相大白后不好說什么,正想乖乖叫上,樓經行護的及時,“叫老爺子就行了。”

    樓翰學道:“嘿你別帶壞人家小于。”

    樓經行沒理,伸出手。

    樓翰學明知故問,“什么?”

    樓經行勾勾手,出聲討要道:“您給驛川的見面禮。”

    于驛川沒想到樓老爺子人雖不著調,其他方面卻沒的說。

    樓老爺子準備的見面禮太重了,一出手便是項旭集團的股份,加上樓經行給他的,已經超額實現于驛川一輩子做混吃等死的咸魚的夢想。

    于驛川嘆道:“我要是跟你分手,你們樓家不得虧大發了。”

    “你居然還想著分手?”問完又覺得的不對,樓經行道:“我們結婚了。”

    于驛川沉浸于自己的世界,“扯的外國的證,在國內又沒有效力,再說了,我國籍還在……”另一個世界。

    最后幾個字他沒敢往下說,因為樓經行的神色太危險,于驛川意識到自己皮過頭了。

    樓經行側頭,食指扣著領帶的結拉了拉,笑容隨意,“看樣子你今天精力挺充足的,還有心情想些有的沒的。”

    嗓音輕淡,如平日里說話那般,于驛川有點發毛。

    他立刻在沙發上平躺,“好累,我累了,真的,我睡了。”

    樓經行被他可愛到,這是主動躺平,方便自己行事。

    樓經行摘了領帶翻到他身上,“晚了。”

    于驛川手掌捂著他的嘴,被樓經行一把摘下,“我們今晚來玩個誰先睡誰就輸的游戲。”

    于驛川:“……你這種行為就是游戲開掛!”

    隨你怎么說。

    樓經行不在乎。

    兩人的新房,聽取○○××聲一夜。

    文耀娛樂,公司留了些員工加班加點,帶頭加班的便是于定錫。

    于定錫問:“今天是于驛川的好日子,這么特殊的一天,我為什么要回公司加班?”

    助理答道:“因為于董的要求,于總您無法拒絕。”

    于定錫說:“我好累好餓好想睡。”

    助理又道:“咖啡在煮著,外賣在路上。”

    于定錫道:“真想把于驛川叫過來一塊兒加班。”

    助理回道:“這是不可能的,于總您做個人吧。”

    于定錫忍無可忍,“……你能別說話了嗎?”

    助理推推眼鏡,“我只是在回答您的問題。”

    于定錫身體坐直,“你沒發現我在自言自語,能不能有點眼力見識?”

    助理:“好的,于總,我現在有了。”

    于定錫:“……”

    以前的助理回家陪妻子候產,新助理補刀真讓錫頭大。

    于定錫嘖了一聲,“開始了沒?”

    助理看看微博,“于總,還沒有。”

    于定錫拿起桌上的文件,隨手翻了翻,也不知于驛川哪里收到的消息,說有人要黑周石致。

    他讓人一查,的確如此,聲勢還不小,顯然是打算把周石致往死里整,也不知周石致得罪了哪路人。

    不過令人不懂的是,討厭周石致的是于驛川,現在要幫周石致的也是他。

    于定錫倒是無所謂,幫是理所當然的,怎么說也是他們文耀的藝人。

    但于驛川變卦的太快了,之前對黎曼安如此,對周石致也是。

    翻著文件的手一頓,于定錫腦子一下清明了。

    于定錫說:“周石致在和黎曼安僅僅是朋友?”

    他問的很隱晦,畢竟黎曼安和趙堂在秘密交往瞞不住他們圈的人,就怕兩人有些不該有的。

    助理想了想,“僅是朋友。”

    于定錫氣剛松了一半,只聽助理又道:“不過周石致對黎曼安似乎有超脫友誼的感情。”

    于定錫:“……眼力見識之后再添一條,麻煩你說話不要大喘氣。”

    助理:“好的,于總。”

    不過這樣事情似乎就清明了,周石致想要送趙堂一片青青草原,趙堂回敬一片無光的前途。

    于定錫頭大了,感情糾紛是區區的他能處理的嗎?

    ——肯定不能啊!

    作者有話要說:  這算雙更了……是吧?

    好的,算的!

    寫到我頭禿_(:3」∠)_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九酒久 30瓶;咖啡奶茶 10瓶;小檸梓 7瓶;小城故事多 5瓶;阿Chui是個起名廢O_o 2瓶;慕擇、大西瓜和大冬瓜、小鳳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张扑克牌比大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