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沙雕學霸系統[重生] > 正文 第96章 番外5

正文 第96章 番外5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周五下午三點。

    全玻璃幕墻塔樓上有一道從頂層直上直下景觀梯, 從頂層到底需要四十八秒。

    電梯里只有一個青年男子。深灰色休閑西裝褲, 淺咖細條紋白襯衫,系領帶,左手握著輕薄筆記本電腦,右手持著手機。

    電梯開門一瞬間,屏幕上彈出來電頁面, 何修把手機放在耳邊。

    “通過嗎?!”外國女人艱難地說著中文,卻難掩語氣中興奮。

    何修嗯了聲,“你應該早知道了吧。”

    “從你踏出boss辦公室下一個秒!”仍然是不通順中文, 而后對方頓了頓,飛快選擇放棄, 切換法文嘰里咕嚕說了一長串話。

    何修聽不懂法語,只是同事相處久了能聽出幾句贊美詞,他耐心地等對方說完,才說道:“謝謝。明天我請大家吃飯。”

    對方很快拋出今晚,何修果斷拒絕,“今天我要早走, 只能周六。”

    離開設計所大樓, 何修腳下帶風, 跟接連路過同事飛快地招呼,到附近甜品店打包了一盒甜甜圈, 然后拎著到地下車庫去。

    進入設計所三年后第一個對私客戶項目, 給法國富豪設計他在阿姆斯特丹買深林宅墅, 從一片空白平地開始, 做了整九個月。終稿上周boss過審,今天客戶開會,遠程視頻里嘰里咕嚕說了一串話,何修只聽懂了“通過”和“贊美”兩個意思,別一概不懂。

    挺開心,但更值得開心是,boss正式宣布把設計所下一個重磅對商項目交給了他。

    為某電子科技品牌設計科技園區雙子摩天大樓。今年所里最大單,化作一封郵件,此刻正安安靜靜地躺在何修工作郵箱里。

    “交完一個單,迎來下一個單。”何修啟動車子,自言自語地嘟囔,“而我只想去找男朋友玩。”

    他說著,在停車場出口卡桿處稍微停頓了下,掃了一眼手機。

    還沒有葉斯消息。

    葉斯今天要跟一臺大手術。雖然他只做到開胸部分,而切皮開胸已經做了幾百次,但何修還是能從最近幾天他只言片語中察覺到緊張。

    從設計所回家有點堵,何修進家門時甜甜圈上糖霜有點化了,他趕緊把盒子放進冰箱。

    這是他和葉斯畢業后租房子,六十來平,兩人一貓住足夠,但就是小區有點老。

    他們買房子上禮拜裝修完工交付了,估計再過半年就能住進去。

    去年何修拿幾個項目攢錢交了首付,葉斯爸爸聽說后非要把剩下補上,兩人死活不同意,后來葉爸又給出了份首付。首付交了兩倍,還款壓力就小很多,雖然人還沒搬過去,但日子就這么踏實下來了。

    自己家設計,何修沒插手。他喜歡做樓體和功能,但對室內設計無感。所以新家是找了外面設計師,三個人一起合計。

    何修給葉斯發了條消息,然后坐在沙發上看平板電腦里裝修交付實照。

    半個多小時后,襯衫西褲未脫男人就那樣側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領帶只稍微松開了一點兒,皮鞋還在腳上,和少年時一樣長長睫毛垂在眼瞼下,陰影遮住了細微黑眼圈。

    “下班兒啦葉醫生。”

    葉斯剛換掉手術服,累得整個人有點哆嗦,靠著柜子才勉強把牛仔褲蹬上。

    但他還是頑強地瞪了學弟一眼,“差不多得了啊,讓陳主任聽見。”

    “就是陳主任先開玩笑叫你葉主治,我喊聲葉醫生怎么啦。”昔日學弟,如今同事靠過來,哎了一聲,“我給你買點吃吧,你吃兩口東西再走。”

    “不用。”葉斯說,“家里有飯。”

    “何學長在家等你呢吧?”學弟擠擠眼睛,又摟著葉斯肩膀朝向里側,低聲問,“那事兒,怎么樣了?”

    葉斯平時早把他手拍開了,但這會人虛脫,實在沒勁,只能讓他架著。

    “別再問了。”葉斯無奈地說,“我年頭不到。”

    當年還沒畢業就做了實習,一開始只能做拉勾,打結,遞器械,偶爾縫個皮。但在院里表現好,很快就成了住院醫師,上陣能做切皮開胸,一晃也三年了。

    這三年上了無數次手術臺,陳主任前一陣要給他提主治,手續走到最后,還是被院方壓了下來。

    原因很直白也很無奈,葉斯本科畢業不到六年,不合醫院規定。

    “再做一年住院,如果上面還不松動,就走我們人才外派修研計劃,去國外讀兩三年,回來直接主治,再往上走也更順利。”

    ——這是陳主任原話,葉斯沒能提前升主治這事兒,他比葉斯本人還著急。

    “哥,我看你真是一點不著急啊。”學弟嘆口氣。

    葉斯笑了笑,“我本也沒指望過三年升主治。也就陳主任愿意替我們做夢,放在哪說不都當笑話聽。”

    學弟聞言不甘心地動了動嘴皮子,葉斯及時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笑著說,“今天手術順利,我現在一本滿足,準備回家找你何學長。”

    “可……”

    “別可了老弟。”葉斯推了他一下,“中秋你懂嗎?中秋!讓我回家!”

    葉斯急急火火從醫院出來,看表不到七點,還能吃個浪漫點兒晚餐,保不準還能看個中秋電影什么。

    他上了輛出租車,火速給何修打電話。

    麻辣火鍋,燒烤啤酒,蛋黃月餅,還有何修公司樓下甜甜圈。

    我葉卡丘來了!

    然而現實不如想象順遂,某人不接電話。

    “嗨呀。怎么不接電話呢。”葉斯嘀嘀咕咕,“工地王八圖被老大叉叉了?那是不可能!那就是被客戶叉叉了,那更不可能!睡著了!”

    司機從后視鏡里看了他一眼,用看傻子眼神。

    葉斯使勁吧唧嘴,要跟何修一起過節快樂有點兒上頭,他在后座動了半天,然后一拍車門,“師傅!咱們加速!”

    不用他說,師傅本來就想快點把這個智障送到地方。

    出租房也是電梯房,但電梯每禮拜壞兩次,每次壞三天,修四天。

    葉斯蹭蹭往上跑樓梯時候看了眼手機上倒數日歷,再過一百八十天就要住進新家了。新家二十五層!敞亮!新樓新電梯,速度嗖嗖,空調也嗖嗖,總之就是爽!

    葉斯一口氣跑到八樓,臨到門口急剎車放輕腳步,然后小心翼翼地拿鑰匙擰開了門。

    家里沒開燈,有些昏暗,寂靜中只有空調換氣動靜。

    沙發上有個人影,葉斯在門口把鞋脫了,拖鞋也沒穿,穿著襪子往里走。

    走到沙發邊上,沉睡何修忽然眼皮動了動。

    葉斯還沒來得及屏住呼吸,何修就緩緩睜開了眼。視線虛焦兩秒后,逐漸凝聚起來,和他對視。

    而后何修手摁著沙發撐起來,嗓音有些啞,“下班了?”

    “累死你算了。”葉斯嘆了口氣,一屁股坐在沙發扶手上,按著何修胸口又把人推回去躺下,嘟囔道,“我值班三天,你睡幾個小時,老實交代!”

    “也沒怎么熬。”何修嘟囔,“交稿后boss和客戶都沒讓改,這周忙著下一個項目前期介入,資料量有點大,我急著快點出方案,所里盯著這個項目人不少,哎哎……”

    葉斯沒聽他嗶嗶那么多,直接撐著沙發去啃。

    客廳里黑乎乎,兩個成年男人擠在一個沙發上,和少年時一樣,擠不下也使勁擠著,靠拼命往對方身上嵌來防止自己掉下去。

    葉斯身上有股淡淡醫院消毒水味,何修身上則不可避免地沾著設計所大樓里古龍香。

    兩股味混在一起,對另一個都是種致命誘惑。

    何修強硬地翻身壓到上面,在葉斯低低罵了一句干之后低頭使勁啃了他一口,而后啞著嗓子說,“我怎么會對醫院消毒水味上癮呢。”

    “像委屈你了似。”葉斯氣憤地嘟囔,“難道我就想到過自己會迷上這么娘香水味?”

    “古龍水,哪里娘了。”何修笑了出來,“你就喜歡那十九塊八一瓶桃子洗發水是不是。”

    “漲價了!”葉斯紅著臉喘著氣吼,“三十二塊八了!你這個買東西不看價!”

    某業界新銳建筑設計師失了智,陷入一種沒吃過肉狂啃模式,過半天才低聲回應道:“房子都買了,房貸每月就那么點兒,以后買洗發水別看價了,我求你。”

    葉斯忍不住一直樂,在何修身上懟了一胳膊肘,“就你賺錢!等我升了主治!”

    “拿錢砸死我。”何修立刻說。

    葉斯又樂出了聲。

    其實他知道自己這輩子是不大可能賺得過何修了。

    剛畢業,何修跟著導師手下學習那一年,是兩人薪水差距最低時候。何修那時年薪也就比他高兩倍。

    自從何修開始獨立做項目,貧富差距立現。別說升主治,就算憑空給葉斯加個十年資歷,他也不可能賺得過何修。

    所以何修出首付時候,葉斯一邊啪嗒啪嗒嗑瓜子兒,一邊拿全部積蓄給何修買了輛小破車開。

    整個所里最破一輛小破車,何修美滋滋一直開著。雖然平時沉默是金,但據說有次酒后忍不住跟自己開法拉利**oss顯擺,你看我這車顏色和線條多么藝術。

    **oss盯著那輛黑色大眾——曾經因為太窄了,被大家打趣叫小眾——盯著那輛黑色小眾沉默了很久。

    隔一個月后何修莫名被漲了底薪,已經自己做項目設計師,底薪就是個笑話,但他仍然一頭霧水。仔細打聽才知道,boss覺得那天晚上那一出是他變相抗議薪水太低。

    ——雖然boss本人不能茍同,但還是出于尊重,給何修每個月象征性提了幾千塊錢。

    但萬事萬物也沒有這么絕對。

    葉斯心里存了個白日夢,老爸生意也一大攤呢,等老爸干不動了,把業務型家業砍砍并并,都轉成投資型,掐在自己手里。

    害,技術性超車,誰不會啊。

    “別溜號了,葉卡丘,準備出去吃飯。”

    何修說著勉強和他分開,領帶全都扯開了,掛在身上,襯衫領口也散著。

    葉斯盯著他上上下下使勁瞅了半天,長嘆一聲,也坐了起來,“不想出去了,跟你一起摟一會,哪都不想去了。”

    何修聞言沒立刻勸。他喉結動了動,其實也有點不愿意出去。

    商場餐廳人擠人,中秋節,不如妙蛙和皮卡丘摟在一起,嘮會嗑舒坦。

    “要不。”葉斯眼睛忽然一亮,又有點猶豫,“咱倆去房子那邊看看吧。”

    “現在?”何修一愣。

    葉斯點頭,“對,就現在。”

    裝修交付那天,倆人一個值班一個開會,沒人能去看。

    到現在,都只是能在手機上看看視頻和照片呢。

    “說走就走。”何修一下子站起來,沙發嘎悠一聲,他掏出手機,“我訂餐送到房子那頭,咱倆現在開車過去,逆高峰,也就半小時。”

    “走起!”葉斯彈起來,“go!”

    出發前,葉斯在樓下買了一堆啤酒零食什么,結賬前又隨手抓了兩條毛巾。

    何修看著直樂,“你這是今晚要住那兒啊,剛裝修完。”

    “不住。”葉斯大義凜然,“但除了住以外,別事都干。”

    何修樂得差點把不住方向盤,連著嘆了好幾口氣。

    樓也是新樓,鄰居們基本都在裝修,還沒幾戶住進來。

    電梯往上蹦時候,葉斯一個勁嘖嘖,到處瞅,“是挺好啊。”

    何修說,“這個樓咱倆一起選,能不好嗎?”

    “特別好!”葉斯拍了他一下,“趕緊,密碼給你了嗎?”

    “給了。”何修說。

    何修用密碼開了鎖,沒急著進去,先把密碼改掉。

    “設高考那天。”葉斯說。

    何修點點頭,按了六位數進去,門鎖響了兩聲。

    即使各種環保漆,家里依舊散發著一股濃郁甲醛味。窗戶開著,葉斯仿佛鼻子失靈,脫了鞋就往窗戶邊跑,“我去,月亮出來了!”

    月亮一直有,其實他一下班就看見了,但那時候還沒上頭這么嚴重,現在看什么都好。

    “去主臥看看吧。”何修站在客廳左右望了望,和視頻圖紙都一樣,但真實地踩在自己家地板上,還是很興奮。

    “走走走。”葉斯跑過來推了他一下,還沒等他往前走,又自己闖到前頭去。

    何修跟著他屁股后頭樂。

    主臥特別大,是同等規格房子里很少見戶型。

    床上用品還沒有鋪,只有一個光禿禿床墊。葉斯原地起跳,在空中嗷了一聲,咣就砸了進去。

    “哎!你慢點!”何修忍不住說,“別扭著。”

    “我他媽是年老了嗎?蹦一下就扭著!”葉斯使勁捶床,“太爽了啊,太爽了,這是我床。”

    “還有我股份呢。”何修嚴肅說,“是我們床。”

    “對,說岔了,咱倆。”葉斯咳嗽兩聲,手在床墊子上畫著圈使勁搓,“哎,真爽,想現在就搬過來。”

    即使是甲醛味,聞起來心里也挺舒坦。

    防盜鎖系統還沒搞好,外賣到了,何修只能坐電梯下去拿。

    葉斯趁他下去拿外賣,就把買那些東西都擺開。今天中秋節,他在小賣店隨手抓了幾個月餅,還行,有何修愛吃蛋黃餡,也有他愛吃五仁月餅,樣式齊全!

    何修拎著大包外賣進來,葉斯剛剛好把月餅撕開,還開了兩罐啤酒。

    “趕緊來吃月餅!”葉斯說,“吃完月餅再吃飯。我去,你點了小龍蝦?”

    “嗯。”何修眼眸含笑,還穿著白天那身衣服,但設計所精英氣質卻被一種軟乎乎東西抹淡了,他輕聲說,“都中秋了,啤酒小龍蝦,再不吃就得明年。”

    “趕緊!”葉斯立刻說。

    葉斯喜歡亮堂,家里燈光設計是何修親自來。

    光客廳和開放式餐廳,光源就有二十多種,但表面上看不出來,都藏在各種細節里。

    總燈控一打開,新家整個熠熠生輝,和窗外夜色對比鮮明,葉斯一下子就有點想哭了。

    “太好了。”葉斯吸了吸鼻子,“咱倆真牛逼。”

    他頓了下又說,“不,主要是你牛逼,我也就能還個貸。”

    “但葉大夫非常偉大。”何修笑著說,“今天手術順利嗎?問了你也不回我,到現在都不告訴我。”

    “特別順利。”葉斯眼眸很亮,灌了兩口啤酒,長出一口氣,“他媳婦終于放心了,手術結果溝通之后抱著我們主任哭了好半天,拉都拉不開,后來又抱著我哭,不知道還以為手術失敗了呢。”

    何修聞言笑笑,一邊聽葉斯繼續說那些他聽不太懂手術細節,一邊低頭給葉斯剝蝦。

    據說小龍蝦必須自己剝才好吃,但他仍然會習慣給葉斯剝,葉斯說兩種都好吃。

    葉大夫總吐槽自己入這行賺不了大錢,這輩子奔來奔去也就能奔個中產。

    但葉大夫每次從手術臺上下來,疲憊卻明亮眼神,讓人一眼難忘。

    “我太喜歡做大夫了。”葉斯小聲感慨,吁了口氣。

    “我也是。”何修輕聲說,“我太喜歡做建筑設計了。做完一個項目再做下一個項目,目標切換,難度升級,比打游戲都有成就感。”

    “你太棒了。”葉斯忍不住說,“入行三年就上雜志。”

    “那個編輯說。”何修忍不住樂,“天才不止我一個,我這么早上雜志,主要是長得也帥。”

    “要點兒臉吧!工地王八!”葉斯呸了一聲,又一個勁樂,“帥倒確實。”

    倆人嘿嘿嘿樂了半天,靠在一塊吃了半盆小龍蝦,然后葉斯隨意擦了擦手,蹦到窗臺旁邊看月亮。

    “甲醛味中秋。”何修走過來說。

    葉斯笑笑沒說話,過好一會,他忽然輕聲嘆氣,“真好,咱倆當時都選了喜歡路走。”

    “嗯。”何修輕輕拉住他手,“咱倆在一起也九年了。”

    “牛逼。”葉斯笑著掐掐他手,過一會又說,“明年,我可能會去國外進修兩年。”

    他說著這話,語氣平常,笑容如常,但心里卻懸了起來。

    “好啊。”何修沒有半分猶豫,立刻說,“我手上新項目一年差不多,到時候跟boss說,去國外所里做兩個項目,咱倆一起出去再一起回來唄。”

    葉斯眼睛一亮,“真假?這么靈活啊。”

    “有點兒難度。”何修笑著哎了一聲,“但真這么想,肯定能實現,最多也就錯過兩個國內好項目。”

    “重要是,不能分開。”何修抬頭看著月亮輕聲說。

    葉斯點點頭,在他手上使勁捏了一把,腕子上勇者之心顫來顫去,輕聲嘟囔道:“絕對不分開。”..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张扑克牌比大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