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養貓后走上了人生巔峰 > 第106章第 106 章

第106章第 106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北思寧走的第一天, 聞爭想過要不要請假在家等他。

    那顆妖丹被北思寧用法術塞進了他掛著的墜子里, 只能影影綽綽看到一道燦爛銀光。

    北思寧告訴他, 妖丹離體的時間不能超過三天, 但要在空間裂縫里找到他曾經的世界, 還要破開世界膜,會耽誤一些時間。

    “爭取兩天回來。”他承諾。

    聞爭想過阻止他, 到底沒說出口, 默默看著他漸漸消失在扭曲的空氣里, 最終化為一道漣漪。

    盯著空氣看了一會兒, 他收拾洗漱,也沒了做早飯的興致, 決定出門隨便買點填肚子。

    學校的課程正吃緊,如果北思寧要兩天才能回來, 他還不如去上課。

    一上午的課,聞爭一直聽得很認真,到了中午才想起早上買的兩個包子還沒吃,肚子餓得發慌。

    涼了的包子有些油膩, 如果是貓精一定會嫌棄。他隨便想著,把這只會被嫌棄的包子一口口吃下去。

    矯情。他笑著在心里吐槽。

    兩個包子下肚倒是不怎么餓了,聞爭走在容大主干道上, 忽然不知道該去哪兒。

    明明一個人生活了這么多年,僅僅和北思寧一起幾個月, 新習慣卻很快支配了他的思維。

    他剛停下打算刷刷附近的快餐店評價, 身后有人喊他。

    聞爭回頭, 對上簡明的燦爛的笑臉。

    簡明不是一個人,還帶著他見過的那個高個子室友張正和。他倆剛剛下課,打算去食堂吃飯,聽說聞爭也沒吃飯,簡明上手就撈住他的胳膊,喜笑顏開“太好了你是不是還沒吃過三食堂特別好吃我請你啊”

    有人提議再好不過,聞爭輕輕抽出手臂,順從地跟他走。目光瞥到簡明的室友張正和黑沉的表情,心中暗暗好笑。

    第一次來圖書館,簡明剛剛走出山雨欲來事件的陰霾,那時候身邊就跟著這個張正和。人高馬大,滿臉寫著操心,簡明是個傻白甜,還動不動喜歡拉別人的手,攬別人的肩,每到這種時候,這位好室友總是用能灼傷人的視線死死盯著那些肢體接觸。

    好懂配好騙,絕了。

    飯菜的馨香從食堂飄出來,聞爭沉寂的食欲也恢復了。趁著貓精不在,他打算吃些北思寧不喜歡的,免得他回來了又要很久吃不到。

    默默在心里想了會兒菜單,臨到了窗口,排在他前面的簡明用清脆的聲音點菜。

    “橘子年糕,西瓜炒肥腸,番茄炒月餅”

    聞爭“”

    他回頭,看見了張正和嘴角一抹來不及逝去的笑容。

    行,我記住了。聞爭深沉地想。

    這個被簡明用華麗辭藻夸贊的三食堂,主打創意菜,除了這些從名字聽起來就很地獄的菜外,還有不少分子料理。聞爭挑挑揀揀點了幾樣,三人一起坐到角落。

    吃一口,味道并沒有想象中的可怕,聞爭想著下次帶北思寧也來嘗嘗,時不時和簡明討論兩句基礎課和密碼的事。

    正說著,和他們斜對角的一桌里,有人說了什么。聞爭敏銳捕捉到自己的名字,手頓了頓。

    “我就是不喜歡班上那群人吹他那股勁兒之前聽說他擠進本科,好多人都覺得有貓膩,后來又聽說去研究生了,他們反而不貓膩了我就搞不懂,這不是更貓膩么,聞爭一個軍校畢業的,之前還荒廢那么多年的學業,一來我們學校就考上研究生”

    “也許他真的行呢”

    “用腦子想想也知道不行啊,想什么呢”

    因為聞爭停下話頭,最后幾句簡明也聽到了。他皺眉看向那里,意外發現是自己班里那個涂藍指甲油的女生。她舅舅是當校工的簡明隱約記得。

    她那天在課上傳八卦,下課被大家狠狠嘲笑了一通,沒想到不死心,還在到處黑聞爭呢

    真是陰魂不散

    簡明一拍桌子,正要過去把人罵走,被聞爭攔住了。

    “哥,”簡明委屈“不能不罵他們,要不然他們還敢過幾天說不定就壇了,你是名人,再過幾天就徹底傳出去了那澄清起來多麻煩,還有人不信”

    “他們還會壇”聞爭驚訝。

    “是啊,你沒玩過嗎我上次還看見有人偷拍你上課了嘿嘿,不是故意沒告訴你,那啥,哥你介意嗎”

    聞爭不理他,搜索一番,又將手機反扣。

    “我沒說要放過他們。”聞爭說“我是想說,我自己去。”

    如今他的身份已經不僅僅代表個人了,和眾多戰士,犧牲的烈士研究員們在一起,既是榮譽也是束縛。如果是小打小鬧也就罷了,沒有人會得到所有人的喜歡,但對方是惡意散播謠言,那就不能容忍了。

    他剛剛上論壇搜了一下,果然有人背地里用縮寫吐槽他走后門進大學,還不止一個帖子。放任肯定是下下策,他現在什么都不怕,索性三兩口吃掉剩下的飯,握著手機走向斜對桌。

    “我算是知道什么叫特權了,聞爭那種就是特權,仗著自己有點臥槽。”

    指甲油女生被人拍了拍肩膀,轉過頭去心跳驟然加速,緊接著就是尷尬,羞惱,憤怒,復雜糾纏的情緒。表現在臉上,直接漲成豬肝色。

    “有點什么”聞爭問,同時打開手機劃到論壇截圖,一點鋪墊也沒有地問“這個帖子是你發的嗎”

    指甲油定睛一看,差點背過氣去。

    是啊,這個帖子確實是她發的,因為她太過得意,在帖子里直說自己舅舅是學校的校工有內幕消息

    她因為有這個舅舅,經常能聽到一些八卦,跟你吐槽跟他八卦的,幾乎全年級都知道了

    發帖的時候她也沒多想,單純發泄一下,誰能想到被正主聽了去,還帶著證據質問她是不是說他壞話了

    指甲油心態快要爆炸了,瘋狂在心里罵是哪個癟犢子把這芝麻大的事捅出來的

    見指甲油光臉紅不說話,聞爭繼續“造謠無小事,你隨口說的話對我有很大影響,請你現在刪除帖子,向我道歉。”

    指甲油生平最討厭聞爭這樣看起來冷靜理智的人,這會顯得特別容易情緒激動的她很可笑。對方高高在上,處處完美,對比之下自己嫉妒的嘴臉肯定更加丑陋。

    她越想越受不了,頭腦一熱,忘記了害怕,故意杠道“誰說我是造謠了我看你就是走后門進來的你現在是大英雄,校領導都巴著你,怎么可能公布對你不利的消息別拿我們當傻子哎呀。”

    她的閨蜜一直在著急地扯她袖子,最后用的力氣大了,直接把她扯得跌坐下來。

    本來就不高的個子,再被聞爭居高臨下的一睨,頓時遍體生寒。

    “”聞爭看了她好一會兒,在指甲油渾身發毛想要奪路而逃時,終于說話了“你們都不服氣”

    這一桌八個人,聞言眼神閃爍,除了兩三個迫于壓力搖頭的,剩下的都沒動。

    “我知道了。”聞爭說“我直播做題吧。”

    “啊”

    最近,軒轅天路的事業有了起色,原因很特別,他成了z大的舔狗。

    曾經恨不得一天詛咒八百次的主播,忽然有一天成了拯救世界的英雄,軒轅天路表示,刺激。

    o男有o男的生存方式,軒轅天路能成為山雨欲來的小弟,骨子里還挺慕強的。和平年代讓人心甘情愿追隨的老大已經不多了,知道聞爭這么個秘密身份后,他突然像打通了任督二脈一樣。

    從此以后,直播間里日常罵他o逼,慫貨,打賭輸了還死皮賴臉的各路人馬,突然發現跳腳的軒轅天路有了新的應對方式。

    “是啊我跟z大打賭才打輸的。”“沒錯我演過z大,他氣得跟我打賭”“我不僅跟z大一起玩過生空,還跟他一起玩過逃殺”“我這直播間就是z大幫我建的。”

    知情者紛紛無語又惡心,再也找不到罵他的樂趣,走了一波。

    之后來的新人還挺樂意聽他日常吹z大彩虹屁,反正聽著惡心了點,話糙理不糙嘛。

    正巧軒轅天路的經紀人辭職,平臺考慮了一下,把他分給了聞爭原來的經紀人。頓時他們的聯系更緊密了,兩人偶爾出去吃燒烤就是吹牛,喝醉了逢人就說你們知道嗎我認識聞爭

    今天的軒轅天路剛剛打開直播,也是通常運轉地先去聞爭直播間逛了一圈。

    他人尖嘴猴腮實在不美,好話倒是很會說。

    “今天天氣不錯,昨天看天氣預報,中午容城會有點熱,不知道z大減衣服沒啊今天z大的直播間雖然也是黑的,但從這黑色的屏幕里,我就能感受到那股堅韌不拔的強韌精神,這是一種穩重,一種內涵,黑色就是z大的偽裝,也是他的保護色。你們知道z大為什么這么愛穿黑色嗎我也不知道,但我猜,低調和內涵一定是他追求的特質什么z大上線了”

    就在軒轅天路快要叉掉頁面時,主播上線的提示帶著特效唰啦啦飛過,就是瞎子也看見了。

    他激動得像支持的球隊絕地反擊進球,椅子咚一聲傾倒在地,大喊“z大他來了就在這黑夜般的背景里,帶著狂放和不羈,他,來了”

    彈幕

    用得著這樣嗎

    我去,雖然我也很激動,但是傻逼天路能不能閉上你的狗嘴

    我都替z大害怕,天路怕不是要成狂熱私生,不過z大怎么這個時間播他不是在上學嗎,好像是聽說來著

    他是在上學啊,容城大學,我基友說還在學校里見過他這個點不會直播吃午飯吧

    z大什么時候直播過吃飯

    那他直播和明珠打啵之前,直播過打啵嗎凡事總有第一次。

    那我還是更想看他們打啵

    軒轅天路慷慨激昂“z大應該還在調試設備不知道他要給我們帶來什么游戲還是什么勁爆的私人生活對了和大家科普一下,z大現在在容城大學讀數學系,這是我通過層層關系確定的,百分百準確不過大學不一定天天有課,神秘的z大,每天都讓我欲罷不能”

    就在彈幕開始給他扔臭雞蛋的時候,聞爭那邊的視頻終于亮了。

    入眼是一張淺灰的桌面。

    “我是聞爭。”

    他聲音率先入鏡,淡漠又不失溫柔,眾多彈幕一起嗷嗷叫,軒轅天路激動道“不愧是z大打個招呼都這么悅耳動聽”

    “今天直播一小時,”他頓了頓,抽了一沓紙在桌面上“直播做題。”

    眾彈幕

    軒轅天路半晌說不出話來,他學習極差,這輩子就沒見過學霸,以前更是討厭那些仗著成績好瞧不起他的精英們此刻他忽然凜然道“好,太好了這就是我們的z大,竟然直播做題這個直播間里現在充滿了香味那是知識的芬芳”

    彈幕求求你了閉嘴叭

    就在他絞盡腦汁想找點新鮮的詞匯贊美聞爭的大腦時,彈幕忽然有幾個人開始打長句子。

    軒轅天路一下就看進了眼里。

    我大概知道z大為什么要直播這個。我容城人,姐姐前年考的容大,就在數學系。上個月聞爭入學的時候,他們系里很多人不滿,說聞爭肯定走后門沒資格

    當時有個特別厲害的女生,扔了很多證據說聞爭其實不行,為人還傲,根本不像網絡上的人設。我印象很深的是他說大一大二不能走讀,偏偏學校破例給他辦了,顯然是想討好他。

    這事兒剛傳出去,立刻啪啪被打臉,敢情人家念的根本不是本科,而是研究生

    為了這個事兒,我姐特地去問了他們教授,能不能操作。教授說軍校一樣有應用物理數學系,效力和普通大學是一樣的,也就是說,聞爭哪怕藉藉無名,只要拿著結業證書過來考試,能考上,他就能上。

    當時很多人服氣了,覺得人家的人生就是牛逼,但也有多人覺得奇怪,背地里說聞爭的壞話。

    我姐的系是容大的優勢學科,我姐說,天之驕子們寧愿相信黑幕,也不相信有人就是強。當然,這個也只能私底下說說。就沒有后續了,我隨口吃的瓜。

    但是現在這個架勢,你們說z大是不是在反擊

    這個人的超長彈幕很快被人翻出來,置頂截圖,軒轅天路站在主機前,兩手撐桌,氣到開裂。

    “嫉妒”軒轅天路慷慨陳詞“這些人就是嫉妒”

    他怒道“他們竟然連z大都敢黑,誰給的勇氣”

    是啊,誰給的勇氣呢指甲油站在飯廳的長桌旁,眼睛看著聞爭一行行流利地向下計算,求證,思路清晰,手法熟練,怎么看都是個優秀的學生。

    這套題,是她剛剛親手挑的,難度偏高,絕沒有作弊嫌疑。

    本來她是打心眼兒里覺得聞爭不可能有這么高的水平,但現在是怎么回事她是在做夢嗎剛才為什么要答應他的提議

    指甲油臉色青白交加,看著聞爭越寫越熟練和快速,最終在一個小時內寫完了這套題。

    此刻彈幕已經瘋了。

    聞爭瞥了兩眼,沒有理會,讓指甲油對答案。

    指甲油顫抖著,一行行仔細對,最后發現了一處不太規范的錯誤,扣了三分,其他都對。

    聞爭站起“向我道歉。”

    向誰道歉z大你是誰你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不然z大為什么要讓你道歉

    正疑問時,軒轅天路那邊有粉絲馬甲,過來講了一下“可能”的來龍去脈,瞬間點燃群眾怒火。

    我們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的大大,竟然要被你懷疑走后門

    驚天動地一陣撕,在聞爭終于想起刷一下微博時,又被消息提示淹沒了。

    他剛剛回家,面對著空蕩蕩的室內,直接盤腿坐在沙發上。做好心理準備打開微博,本以為一半夸一半罵,殊不知看到后才發現,以往討厭他的人幾乎都不見了。

    他的私信箱里全都是贊美,評論也一面心疼他遇到這樣的糟心事,一面教他怎么在學校維權。

    聞爭從沒收過這么一面倒的評價,不知不覺就看了進去。

    等他翻頁時,有條點贊最高的評論跳進了他的眼簾。

    “不要修閉口禪了,有什么事告訴我們。我們永遠是為你披荊斬棘的矛,也是為你遮風擋雨的后盾。”..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张扑克牌比大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