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清穿之媚寵入骨 > 第 123 章

第 123 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小嬪妃?”康熙喃喃重復, 眉頭微皺,略有些疑惑的看向禧嬪,然而對方面上笑盈盈的,那笑意卻不達眼底, 頗有幾分皮笑肉不笑的感覺。

    “并無。”他斬釘截鐵的回。

    這下輪到姜染姝詫異了,按道理來說,他找小嬪妃是無可厚非的事, 她提出來, 也不過是想通過拈酸吃醋來提醒他,自己很在乎他罷了。

    誰知道他直接這樣回,她在心里就忍不住琢磨了,難道是梁九功那狗奴才會錯意了。

    這也是有可能的事, 奴才們講究未雨綢繆, 主子問了便要答上來。

    這若是康熙真要一個小妃嬪, 到時候他拿不出來, 那就是他的失職,這若是隨叫隨到,那便有他無盡的好處。

    “哦?”姜染姝眉眼間迸發出璀璨的笑意來, 一時間顧盼生輝,她慢悠悠的捻了捻玉白的指尖, 在康熙臉上親了一口。

    這樣靈動的模樣才是康熙最為喜愛的模樣, 他忍不住回了一個吻,連唇齒間都染上細細悠悠的甜香味,這才心滿意足。

    兩人捧著一本書, 默默同看,姜染姝卻一個字也看不下去。

    她只想執子之手,與子羞羞羞。

    看得到吃不到,這日子也很艱難了。

    在她心里,總覺得這京城只有難熬的冬夏兩季,好不容易熬過了夏,又迎來了冬。

    秋高氣爽萬里無云約莫只有三五天功夫,眨眼就沒了。

    從初雪到臘梅始開,她的肚子越來越大,身子也越來越笨重,開始盼著卸貨,這孩子揣在肚子里一天對她的身體來說都是負擔。

    冬日里穿的厚實,又顯得笨重的緊。

    康熙每次看到,都覺得心驚肉跳。

    “你且慢些。”

    越是到臨近生產的時候,越是要多活動活動,就算外頭下著鵝毛大雪,將天地都染成一片素白,她依舊要頂著汗珠子散步。

    對于月份大的人來說,每一步都是煎熬,沉重的胎兒讓她無力承擔。

    “如今已到年關,先前應下的玻璃制品都做好了,明兒把樣品拿來您瞧瞧,先挑幾樣自己留著,剩下的您看著賞人。”姜染姝氣喘吁吁的囑咐。

    她這馬上就要生了,先把事情都給安排好才成,要不然等到了月子里,康熙不會來看她,到時候溝通起來比較麻煩,到底沒有面對面來的好。

    “成,朕知道了。”陪著她溜達一會兒,康熙便回乾清宮去了。

    姜染姝又檢查了產房,將幾個奶母叫來細細詢問,瞧了品相覺得不錯,這才放下心來。

    “禧娘娘。”萬黼負手而立,乖巧的給姜染姝請安,他一向都這么貼心,身后是含笑的安嬪。

    “萬黼啊。”姜染姝摸了摸他埕亮的小腦瓜,眸色忍不住深了深,安嬪得來這個小阿哥不容易,因此想要綁定了,時時同進同出,瞧著是挺和藹的,可她有自己的孩子,瞧著就不是那么回事。

    等閑從不在旁人跟前秀母子情深,因為沒必要。

    這孩子也頗為聽話懂事,讓做什么就做什么,帶著一份老成的世故和圓滑,特別會看人臉色。

    一雙烏黑純稚的眼眸就這么忽閃忽閃的盯著你瞧,可愛極了。

    “姐姐坐。”含笑招呼著上茶上點心招待客人,姜染姝也跟著坐下,她現在身子重,著實笨拙的厲害。

    好奇的望著她的肚子,萬黼眼帶濡慕之思:“禧娘娘,您肚子里就是小孩子嗎?”

    剛開始他不明白,后來看著禧嬪肚子一日大過一日,旁人這才跟他說,這是有孕了。

    姜染姝點頭,這下萬黼有些疑惑了,他到底還小,只要沒有人跟他說,他永遠也想不通其中關竅,就見他歪著頭,天真的問:“安娘娘說,我是從荷塘里挖出來的呀。”

    就跟蓮藕似得,一拽就是一根,只不過孩子要珍貴些,沒有蓮藕這么普遍罷了。

    瞟了一眼憋笑的安嬪,姜染姝也不知道該怎么跟小男孩解釋孩子為什么會在肚子里。

    畢竟這個時候可沒有相關教育,她也沒有關注過該怎么用這個時期的語言去表達。

    “禧娘娘也不知道,等查過資料再告訴你,好嗎?”姜染姝認真的詢問。

    得到肯定回答后,忍不住舒了一口氣。

    她小時候為這個很是傷心一場,因為她媽說,她是從地里挖出來的,就在河堤上。

    誰家想要小孩,就撲河堤上挖。

    弄的她每次路過那片河堤,都覺得有很深的感情在。

    叫萬黼去尋胤祧玩之后,兩個女人湊在一處絮絮的說著小話,從懷孕多難受,說到葵水周期,不知道怎么的,又說到佟貴妃身上去。

    她語焉不詳的說:“中宮位懸已久。”

    姜染姝心中了然,這是第二次大封后宮來了。

    如果她記得沒錯,這一次大封,基本確定以后的清宮格局,幾妃勢大,后面妃嬪不能撼動。

    她心里也難免惦記,卻也知道,自己剛剛被抬旗,想要再得一次恩寵,怕是難了。

    康熙不是個闊氣的人,能少花點銀錢,他是不會多花的,要不然后宮也不會庶妃那么多,妃位只有一個,而上頭的高位都空懸。

    “也是應當的。”這是實在話,皇后之位和一般妃嬪不同,就算是皇貴妃,一般人也是可以肖想的,但是皇后之位,更多的是家世、才能的比拼,和個人寵愛度的關系并不大。

    安嬪就此沉默下來,如果封后,那代表著佟氏一系徹底的壯大,而她作為禧嬪船上的人,怕是討不來好。

    姜染姝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聞言清淺的笑了笑,柔聲道:“左右翻了年的事,這還早著呢。”

    是太早了,誰要是敢活動一下,那就是窺伺的帽子扣下來,誰能承受的住。

    佟氏要封后,對于禧嬪一系來說,不是個好消息。

    將最重要的信息吐露出來,安嬪又閑閑的說幾句,到底憂心的緊,有些說不下去,帶著萬黼離去。

    這每每到這個時候,也代表著后宮爭斗重新浮出水面。

    晚間用膳的時候,姜染姝難免想到這上頭去,貴妃和后不同,皇后能徹底的壓制她,無法翻身那一種。

    皇后更多的時候,還代表著牌面禮法,輕易動不得、駁不得,到時候吃虧的是誰便不用細說了。

    正細細琢磨著,就覺得肚皮一緊一緊的,宮縮的難受。

    “好像……”姜染姝有些不確定的想:“陣痛開始了。”

    賴嬤嬤手里端著茶盞,聞言手一抖,差點摔了,好在多年的經驗在,這才勉強穩住了。

    姜染姝淡然吩咐:“先去備水,本宮要沐浴。”

    看著桌上的餐食,她加快速度進食,省的等會兒疼的厲害吃不下,到生的時候沒力氣就糟了。

    都說經產婦比初產婦肚子要大些,她這大的有些多,迎面看的只有個肚子,都快看不到人了,賴嬤嬤在心里想,這也不知道是幾個。

    心里亂七八糟的想著,看了一眼穩穩當當坐著的禧嬪一眼,她瞬間也不慌了。

    “是,老奴遵命。”這心里安定下來,行事就有章法許多。

    姜染姝看著宮人們忙來忙去的準備,感受著肚子里那翻滾的胎動,心中還是有些擔憂的,并不如面上這么平靜。

    就算是放在現代,多胎也是很危險的事情,更別提在醫療條件極其簡單的古代,那真是拿命去博了。

    “去乾清宮稟報一聲。”她低低開口。

    原本是不打算說的,從來沒有妃嬪生子給皇上遞消息的道理,就算是生出來了,也要看看時間是否適宜,而不是一股腦的報喜。

    小竹子脆生生的應下,一溜煙的跑走。

    他去的時候,康熙正在吃韭菜團子,一口一個,吃的特別深情。

    想到家鄉的傳言,韭菜有補腎之功效,他就覺得怪怪的。

    “奴才景仁宮小竹子給皇上磕頭請安,禧嬪娘娘已經發動了,特派奴才來稟報一聲。”小竹子行了五體投地的大禮。

    對于宮里頭奴才來說,等閑是見不著皇上的,對于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是認儀仗。

    聽到他這么說,康熙筷子上夾的韭菜丸子頓時落下,猛然起身。

    動作太突然,惹得太師椅噗通一聲倒地,發出巨大聲響。

    “走!”康熙腳步匆匆地往景仁宮去,到的時候殿里面的人有條不紊的忙活著,見他過來匆匆行禮,又忙去了。

    姜染姝緩緩呼氣,在產房里面轉圈圈,越是臨近生產,越是不能躺著,要多活動,胎兒入盆才快。

    “羊水可破了?”康熙緊張的問。

    見賴嬤嬤搖頭,他心里才舒了一口氣。

    他來的正是時候,還沒進入產程,就大踏步往產房走去,代替嬤嬤摻著她散步。

    “感覺可還好?”他問。

    “還成。”姜染姝沖他笑了笑。

    見能笑出來,他就信了真的還成,若是產程到最后,宮縮最厲害的時候,那真是哭不動笑不出,一臉痛苦。

    “可想吃點什么?”康熙又忍不住問。

    看著她頭發被汗濕的一縷一縷,康熙心疼極了,拿手帕小心翼翼地擦著。

    姜染姝能感受到他的愛護,心里不由得暖暖的。

    然而一波又一波刀劈似得劇痛,讓她又恨不得拿刀捅他,讓他也嘗嘗她的滋味。

    “唔。”她忍不住悶哼出聲,立在原地等著這一波陣痛過去。

    她默默地算著時間,想著這在第幾產程了,還有一種檢測方法就是指檢,她嫌那姿勢太沒有尊嚴,宮縮不夠頻道她不愿意檢測。

    對于生孩子,她還是有些恐懼的,總覺得自己不是個人,而是一頭待宰的豬,毫無尊嚴可言。

    作者有話要說:  兩個小公主一個阿哥怎么樣?

    隔壁接檔文《清穿之媚寵春嬌》,喜歡的先收藏啦。

    文案:

    春嬌好細腰。

    她趴在墻頭窺視隔壁家的小公子良久,甚是喜愛,遂睡之。

    待珠胎暗結之日,便是她離開之時,徒留隔壁家的小公子面對紅燭熄滅人去樓空。

    然而某一日華貴的馬車停在小院門口,眉目攝人的小公子望著她似笑非笑。

    “敢問公子姓甚名誰。”

    ——“愛新覺羅·胤禛”

    胤禛瞇起眼眸,將她抵在墻角,危險的嗓音帶著低啞:“還跑嗎?”

    春嬌望著近在咫尺的唇瓣:QAQ

    1.蘇爽小甜餅,半架空清史。

    2.朕這一生不信天地不信神佛,唯獨遇見你,便期望有來生。

    +++++++++++++++

    可口完結:《清穿之以貌制人》《清穿之旺夫老祖》《清穿帶著紅包雨》..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张扑克牌比大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