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綜]然而琴酒又做錯了什么 > 第184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184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被赤井秀一一拳揍在臉上的那一刻, 琴酒完全是懵逼的。

    他甚至怔愣了一會,才后知后覺的感受到了疼痛的襲來。

    后背因為黑發探員迎面而來的沖擊力狠狠砸在了船面,鈍痛從脊背開始蔓延,漸漸涌上大腦。

    琴酒眸色冷戾。

    黑衣組織的 kier從來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人,在被忽然襲擊之后, 他下意識的露出了殺氣, 目光中一片淬了冰似的冷。

    “你做什么”如果不是知道赤井秀一是什么人, 估計琴酒會在第一時間反擊。

    然而正是因為知道赤井秀一是什么樣的人, 琴酒才愈發覺得不可思議。

    琴酒抬手握住似乎很想再來一拳的黑發探員, 扣住他的手腕將他猛然拉到自己面前,冷峻的面容一瞬間猙獰起來“你到底在做什么”

    赤井秀一剛剛那一拳可是絲毫沒有留情,琴酒甚至隱隱可以嘗到自己口中的鐵銹血氣。

    兩個男人以一種略顯奇怪的姿勢僵持著。

    這個距離實在有些近。

    近到赤井秀一可以清晰的看見琴酒略顯顫抖的纖長睫羽。

    近到琴酒可以將赤井秀一瞳孔中灼灼燃燒的火焰看的一清二楚。

    “你就這么不在乎自己的命”赤井秀一微微喘息著。

    他的情緒太過激烈,以至于連言語都有些磕磕絆絆。

    不,琴酒想,我還沒想過要去死。

    “你就這樣無所謂嗎”他近乎聲嘶力竭的吼道。

    看來這就是自己挨了一拳的原因了。

    想到這里,琴酒頗感莫名其妙,他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厲色在綠色眼眸中一閃而過“就為了這個”

    下一秒,銀發男人咬牙“這跟你有什么關系”

    他的掌心猛然發力,腰部的肌肉拉伸后猛然彈起。赤井秀一在海水消耗的體力大于琴酒,此刻有正處于無名暴怒之中, 猝不及防之下, 就被琴酒猛然鉗制。

    銀發男人順著這股力道硬生生的轉身, 反把赤井秀一壓倒身下。

    攻防顛倒。

    右臂強硬的橫在黑發探員的脖頸, 只要微微用力就能要了他的命;左手扣住赤井秀一的左手,將它死死壓在他的頭頂上方。

    尚未風干的水滴順著琴酒的銀發自然滑落,落在赤井秀一的臉上,順著他面部的輪廓無聲的滴落,消失于衣領深處。

    琴酒冷冷的看著他,僵硬的牽扯了一下嘴角。

    “你有什么資格說我”

    先前被席拉打斷的爭吵再一次的上演,剛剛被攻擊的琴酒心情顯然更加糟糕。

    他的眉眼冷硬“無論如何,我跳下來都是早有準備,總比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跳下來要好”

    赤井秀一幾乎快被這個男人氣笑了“我是因為你才跳下來的,你以為我閑著沒事干嗎”

    不然誰會主動跳海啊他又不想自殺

    “用得著你多事嗎”琴酒的綠眸中宛如燃燒著冷冰冰的毒火。

    冰中帶著火,火中帶著毒。

    “如果我是假死,那么我當然會有后路,用不著你多事。”銀發男人一字一頓道“如果我不是假死,那么你跳下來也不過是多了一個送命的。”

    他幾乎是越想越氣,眼瞳中的冷色也愈演愈烈。

    “這么簡單的分析,fbi的探員都都不會嗎”

    一片寂靜。

    他們無聲的對視著,相似顏色的綠色瞳孔中都是對方的身影;周圍一片寂靜無聲,只有海水徐徐吹過,吹拂著兩人未干的頭發與俊朗的面頰。

    夕陽西下,余暉為世界灑上一層金輝,琴酒冷厲的面容映入赤井秀一的眼中。

    他逆著光,周身幾乎鐸上了一層金。

    在兩人無聲的對視中,在海風徐徐的吹拂中,在夕陽的余暉都將要漸漸掩去光耀的時刻

    赤井秀一忽然笑了。

    他笑的時候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僅僅是微微偏頭,然后翹起唇角。

    琴酒蹙眉。

    他下意識的覺得這不是正常的事情發展,然而一種怔忪涌上心頭,令他下意識的放松了手上的力道。

    他想知道赤井秀一會說什么。

    又不想知道他會說什么。

    赤井秀一并不知道琴酒內心的茫然,他仍然是笑著的。

    他的喉結微微滾動,語氣中帶著一絲饜足“你在關心我。”

    琴酒蹙眉。

    他微微動唇正想反駁,卻聽見赤井秀一平靜的聲音再次響起。

    “原因的話,我不是早就告訴過你了嗎”

    黑發的探員眼中滿是另一個人的倒影,他輕輕地、輕輕地說,聲音仿佛與海風融為一體。

    語氣卻鄭重的仿佛要許下一生。

    “我喜歡你啊。”

    琴酒徹底松開了手。

    他微微低著頭,銀色長發無聲的從他的肩頭滑落。

    有殘存的水珠落在赤井秀一的臉上。

    黑發探員略略偏頭,然后用手肘撐起身體,饒有興致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他們的距離不再像之前那么近,以至于赤井秀一不能那么清楚的看到琴酒低頭時面上的神色。

    真遺憾呢。他想

    赤井秀一張了張口,正想要說什么,卻忽然被一個女聲打斷。

    女子的聲音清甜若潺潺流水,說話時的尾音微微上挑,帶著些令人心癢的戲謔。

    “你們**也請看看場合吧”

    席拉眉目盈盈。唇色是毫無血氣的蒼白,眼眸卻是光彩照人的明熙。

    她攤手,有些俏皮的歪頭一笑“雖然我也覺得自己很像電燈泡,但畢竟還是個大活人,而且快艇上也不止我一個活人”

    容顏驚艷的大美人輕笑一聲,笑聲清越、飄散于有些咸澀的海風中。席拉眉眼如畫笑靨如花,仿佛春日枝頭灼灼盛開的桃花,在風中輕柔起舞,遙遙望去,就是一片讓人心動的灼灼其華。

    她雙臂抱胸,擺出一副置身事外的姿態,目光中帶著事不關己的打量,言語中有若有若無的戲謔

    “所以,好歹考慮一下我們的感受”

    赤井秀一“”

    琴酒“”

    琴酒站起身,后退一步,抬眸看向在一旁不知道看了多久好戲的席拉。

    如果如果不是

    他們早就發現她了好不好

    事已至此,再說些有的沒的也著實沒意思。

    琴酒輕咳一聲,淡淡道“你有換洗的衣服嗎”

    未曾想琴酒的態度這么的平淡,席拉頗感無聊的撇撇嘴,但也不敢再撩撥銀發男人。

    畢竟,看戲沒什么,把自己都搭上就得不償失了。

    小仙女微微側身,給琴酒讓出一個身位“有的,進去拿吧。”

    琴酒毫不留戀的抬步就走。

    愣愣的看著銀發男人離開的背影,席拉的嘴角抽了抽,然后施施然的將目光投到正慢慢爬起來的赤井秀一身上。

    她眨了眨眼睛,好奇道“你還好嗎”

    赤井秀一垂下眸子,輕笑一聲“挺好的。”

    黑發男人側頭,臉上仍有還未散去的笑意。

    他看著海面的波瀾,已經已經沉沉落下,幾乎與大海融為一體的夕陽,綠色的眼眸閃爍著讀不懂的光

    “挺好的。”

    言罷,他也離開了。

    席拉“”

    小仙女盯著他離開的背影看了一會,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胳膊,精致如畫的臉上呈現出一個真受不了的表情。

    好吧。她想,電燈泡就電燈泡。

    節能環保不是嗎

    一陣海風吹來,掃過席拉柔順的發絲,少許漆黑如墨的碎發落在她的面頰,愈發襯得女子眉眼盈盈。

    風中苦咸的味道令她不適的微微蹙眉,隨即

    “阿嚏”

    席拉打了個噴嚏,身體微微顫抖一下,寒冷后知后覺傳來,順著皮膚抵達感知神經,最后直奔大腦。

    她瑟縮一下,然后也走進了船艙。

    好冷啊看來果然不能在外面站太久。

    終于換上了趕緊的衣服后,琴酒將將松了口氣。

    濕衣服黏在身上的感覺一點都不好,真的。

    畢竟是快艇,內部的器物肯定沒有海恩的游輪來的全。好在席拉出于以防萬一的備用心態多準備了一套男式衣物,避免了赤井秀一一直穿著濕衣服的慘劇。

    不過嘛吹風機什么的肯定是沒有了。

    洗澡的地方就更不用想了。

    琴酒單手拿著一塊干燥的卡其色毛巾,手勁粗魯的擦著自己的長發。宛如月華的銀色長發被他攪成一團,主人卻絲毫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這一幕看得一旁的席拉嘴角抽搐,心說真是暴殄天物。

    這個時候,短發的好處就來了。

    赤井秀一簡單的用毛巾擦了擦自己的頭發,擦至半干,就不去理會。

    “你需要梳子嗎”席拉實在看不下去,委婉的提醒琴酒“我這里還有一把。”

    琴酒無聲的抬頭,綠眼睛安安靜靜的打量著席拉,并不表態。

    ico的精英眨了眨眼睛。

    正當她想要收回這句話的時候,琴酒忽然開口,神情淡然、態度自然、語氣更是理所當然“給我。”

    席拉“”

    “哈”坐在一旁的赤井秀一發出一聲輕笑。..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三张扑克牌比大小怎么玩